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确打开方式 / 2.游戏重开

2.游戏重开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欢迎登陆众神,第二期世界模块准备中,第一期世界人物已失去联系,是否创建新人物。”
  沈谦听着这段话,陷入了沉思。电子语音给出的:第一期世界人物已失去联系。既然是失去联系,那会不会还能找回那?换做一个新手玩家,可能会认为这就是游戏制作者的一个清档的说法,但是沈谦这类老玩家却都在这个地方思考了一下,因为他们知道,系统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它存在的意义的。
  “确定”思考了半天没有结果,沈谦决定还是先创建人物再说。
  “适用种族:1?人类契合度99%2?圣堂契合度32%其他种族不建议选择。”
  沈谦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人类。”不是沈谦果断,多数时候他都是一个先思考再行动的人,不过根据第一期世界的教训,《众神》认为最适合你的,那就是最适合你,《众神》的判断标准不光是根据你现实的身体状况,还有你的心理,如果你天生懦弱无比,那么如果你选个兽人,也无法发挥他全部的力量,还不如老老实实选最熟悉的人类。想想第一期世界里选的法师,沈谦发誓,《众神》给什么,他就选什么!
  “适用职业:1?圣职者契合度82%2.剑士契合度56%其他职业不建议选择。”
  这到是出乎沈谦的意料,什么时候我的圣职者契合度超出剑士了?难道是牧师当久了,自己的心态发生了变化?沈谦带着疑问,选择了圣职者。
  “由于部分地区法律原因,第二期世界不支持相貌修正,玩家是否要跳过背景介绍。”
  “不跳过。”众神的开场动画一直做的很好,每次的资料篇更新都像是一场小电影,而且还会有小彩蛋在里面,看看总是没错的。
  沈谦眼前的画面一转,从浩瀚星空奔向了一个蓝色的星球,冲过云层,飞向了地表,而《众神》略带厚重的电子音也随之响起。
  “在阿克兰希大陆的3000多年历史里面,从未有过这样的时代,从未有过这样的战火,燃尽了整片大陆的每个角落。伴随着战王的陨落,云帝的失踪,有一个不甘于平庸的势力悄然而起,它试图打破大陆平等,宁静的生活。它获得了它所想要的地位,但也承担了它应该承担的,众神的怒火。它所统治的,将近一半的大陆,接受了众神的处罚。灾难,贫瘠,黑暗的气息,以及人性中的邪恶,充斥着这片原本富饶的土地,但这并没有把这片大陆的人们击倒,为了生存,他们向另一半的大陆伸出了自己的双手。”
  电子音响过,沈谦眼前出现了几个烫金的大字:第二期世界:“光与暗”
  沈谦惊呆了,不是因为那真实的战火纷飞的场景,而是因为,“云帝”,“战王”,这是第一期世界玩家的外号,而提示音里所说的,正是第一期玩家所创造的历史。成为历史吗?沈谦感觉到自己的心跳明显的加快了。真是,让人难以拒绝的诱惑啊。
  “请玩家输入一个四字姓名,注意,姓名会成为你在阿克兰希大陆行动的证明,请慎重。”
  这个沈谦自然知道,第一期世界被自己姓名坑掉的人又不是一个两个,首先要低调,其次要低调,最主要的是,要低调。如果你起个“第一骑士”这种名字,你就等着被一帮npc骑士追杀到死吧。“沉默灰眸。”沈谦略微思索了一下,说出了这个略带小文艺的名字。好歹我也是个牧师对吧,沈谦心里这么想着。眼前出现了一个穿着老式牧师长袍的人偶,沈谦走向前,人偶发生了变化,就和照镜子一样,一个和沈谦长的一模一样的人站在了沈谦面前。
  “进行本土化,请稍后。”
  提示音响过,沈谦看着眼前那个皮肤明显比他白,而且一头金发的模型,心想:嗯,还是蛮帅的,改天染个金发看看?心里想着,人就走向了人偶,沈谦与人偶一接触,人偶就化作点点星光消失不见,而沈谦,则变成了刚才人偶的样子。
  “人物已确定,开始投影。”
  沈谦从床上醒来,看着眼前简陋的小屋,脑海里映现出一句话。
  “欢迎来到阿克兰希大陆”
  ....
  “此刻恳求众神侧耳倾听,
  我并非要盗取您的神力。
  此刻恳求众神睁开眼睛,
  世间万物都为独一无二的生灵。
  即使我身在无边的阴影,
  此刻恳求众神赐下光明。
  尽管知晓世人善恶不清,
  我愿为祈求宽恕之人换来光明……”
  沈谦跪在一座大理石的十字架面前,喃喃自语,旁边也有其他同样穿着圣仆长袍的人也在干同样的事,不过不同的是,那些人只是草草的念过,就离开了,而沈谦却虔诚的,带着节奏的,慢慢念完了整篇《祈祷》,等他念完,整个教堂的人都走光了,只剩沈谦自己孤单的站在教堂的中间。
  【新手/每日任务:祈祷】:为那下犯了错的人向众神祷告,这是每个圣职者都必须要做的一项功课。(完成)
  这个世界的圣职者和现实世界的有所不同,他们不信仰上帝,他们信仰每一个神,相信每个神都是像爱护孩子一样爱护着他们,而事实也确实如此。沈谦看着增长的5点信仰值和30点经验,无奈的耸耸肩,走出了教堂,没办法,作为一个圣职者,前期的能力少的可怜,在转职牧师之前,根本没有人会带着你去村外捕猎,所以每日的祈祷任务就是圣职者们少有的,可以安全拿到经验的途径了。《众神》的经验机制和其他游戏不一样,没有等级这个说法,当你拥有1000点经验之后,你就可以离开这个类似新手村的地方,开始你的冒险。系统会根据你的能力,给出一个评价,作为判断实力的唯一标准,按照【黑铁】→【白银】→【黄金】→【紫玉】……这样的名称来进行概述,当然,对npc也是这样。
  天气很晴朗,沈谦无所事事的走在街道上,感受着近乎100%的真实感,第一期相比,这一期的众神貌似更加的真实了,系统的提示也更少了。
  从开始游戏到现在已经5天了,沈谦算了一下,屋子里剩下的粮食足够支撑他攒够1000经验的,所以沈谦没有选择出外打猎,一方面是因为危险,另一方面是他有更重要的事要做。“沉默,维尔赛牧师请你过去。”一个小个子的侍从跑过来对沈谦说道,沈谦点了点头,向着维尔赛家的方向走去。回头看了一眼那个侍从,玩家吗?沈谦猜想到。
  维尔赛是这座教堂唯一的一个牧师,和现实世界里沈谦的境遇一样,不过不同的是,每天都有很多人来找他开导,所以他每天都十分忙碌。“昨天讲到哪了?血骑士的陨落,还是十字军团的招募?”维尔赛牧师微笑着对沈谦说。
  作为唯一一个能老老实实按照规定节奏作完祷告的入境人,沈谦在维尔赛这里得到了一个很好的印象分,更别说他并没有像其他的入境人一样围着牧师问有没有任务,反而是想听维尔赛牧师讲讲历史,这样听话而且好学的好孩子,让维尔赛觉得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教导他也是应该的。就这样,一老一少两个人就坐在维尔赛牧师家里聊了开来,聊到参军的问题,沈谦疑问道:“如果说和大陆交接的人们参加军队是为了生存,那么像这里,这种大陆深处的人们,又是为了什么而战斗哪?为了正义吗?”维尔赛没有直接回答沈谦的问题,而是说:“孩子,如果有时间,去村后的墓园看看,你会明白的。”两个小时过去了,维尔赛牧师又要开始他繁忙的工作,而沈谦,则带着一身的疑问走向了墓园。
  墓园很古老,四周的栅栏上刻满了岁月的雕痕,不过看的出来,墓园的看守者很爱护这里,墓园并没有给人破旧的感觉。沈谦走进墓园,迎面而来的是一个硕大的墓碑,它耸立在整个墓园的最前方,上面刻着:“安格烈?费洛克:我们永远的战士,我永远的爱人。”沈谦有些不解,他不是很清楚这个墓碑究竟能说明什么,他绕到墓碑的背后,发现上面也刻着一首小诗:
  “记得那天,我偷骑你的战马,并弄伤了它。
  我以为你一定会杀了我的,但是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在你的新发的铠甲上画满了粉红色的花朵。
  我以为你一定会厌恶我的,但是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拖你去打猎,而天真如你所说的下了雨。
  我以为你会说“我告诉过你”,但是你没有。
  记得那天,我忘了告诉你那个舞会是要穿礼服的,而你却穿了便装。
  我以为你一定要抛弃我了,但是你没有。
  是的,有许多的事你都没有做,而你容忍我钟爱我保护我。
  有许多许多的事情我要回报你,等你从战场回来,但是你没有。”
  沈谦仔细的阅读这小诗,并没有发现一个老妇人走到了他的背后,“这是我写的。”沈谦猛地一转头,看见了老夫人也正在看着墓碑。“20年前,他的长剑运回来的时候,我亲手写的。不知不觉20年过去了,20年前,小伙子看到我可不是你这个表情。”沈谦呆呆的,略带惊讶的看着老妇人。
  “怎么,不相信?”老妇人转过视线对着沈谦说道。
  沈谦回过神来,对着老妇人说:“哪有,您的美丽依旧。”老妇人咯咯的笑了两声,“年轻人就是嘴甜,他就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到我哪里坐坐吗?就在这个墓园的旁边。”沈谦欠身笑笑,说道:“抱歉,我一会还有事。不过,或许这么问有些失礼,住在这里,您不会感到悲伤吗?”老妇人依旧微笑着:“20年,眼泪早就流光了,而且,这毕竟是他的选择。”
  “为了正义?”沈谦试探性的问道。
  老妇人摆摆手,“不光是为了正义,也是为了和平,为了,更多人的和平。”说着老妇人掏出一枚硬币,对沈谦说,“你愿意帮我把这枚硬币送到寒冬城吗,年轻的圣职者?我知道你们境外人早晚都会离开这里的。”老妇人对着沈谦眨了眨眼睛。
  “非常乐意,美丽的女士。”沈谦双手接过那枚刻着天使、长枪与骑士剑的硬币,左手在右肩膀上点了一下。
  老妇人笑着说:“好久没遇到你这么嘴甜的年轻人了,把这枚硬币送给一个叫破晓黎明的人,他在拿走剑的时候把这枚硬币落下了,当心,不要把它弄丢了,这可是安格烈家族的证明!”说完笑着转身走了。
  沈谦把硬币握在手心,静静的站着。人们不能对正义无所作为,无所表示。在享受和平的同时,也要为和平的生活做出努力。维尔赛牧师,你想告诉我的,是这个吗?
  深绿色的树木连成一片,遮蔽住飞鸟的视线,阳光透过层层的叶片在地面上留下了稀稀落落的光斑,树上的小虫躺在光斑上,享受着这片森林惯有的安详,直到一阵脚步声的出现。打破了这片宁静。
  随着脚步声的临近,沈谦终于走到了这片森林的最中央
  “按照地图上画的,我现在应该要原地休息,等待第二天离开绯红之森。为什么要等到第二天?还有,这个森林一片红色的叶子都没有,叫什么绯红之森啊!”沈谦气愤的把手中的地图摔在了地上,如果不是村里的猎人告诉他去寒冬城除了坐商队的马车还可以走这边的小道,如果不是店里的铁匠说这条路只要按照地图所指示的走绝对没有危险,如果不是那个卖草药的女老板说绯红之森是不能错过的美景,他早就已经坐马车走了,估计这个时候已经到达寒冬城。
  已经走了两天了,从前天攒够1000经验以后,在维尔赛牧师哪里学习了几个圣职者的基础技能,沈谦就开始了前往寒冬城的冒险,《众神》的时间流系统十分完善,所有人同一时间开放登陆,每次登陆12小时,相当于游戏内1个月,之后就要选择合适的地点下线,而每次下线后需要36小时后再次登陆,下线时间内游戏内时间静止,沈谦登陆的时间比其他玩家晚了1个多小时,所以,他必须在7天之内到达寒冬城,以寻找合适的地点下线。
  沈谦把一路拾到的树枝堆放在一起,伸出左手半屈与胸前,念到:“我所需,神所予,?φaiσto?(火神)!”言罢,左手无名指尖燃起了一股微小的火焰,沈谦长舒一口气,一次成功,还不错。火堆燃起,沈谦背靠大树坐在了火堆前面,开始检查自己的属性。在攒够了1000经验之后,沈谦已经拥有了自己的人物评价:
  【姓名】:沉默?灰眸
  【职业】:圣职者(黑铁三阶)
  【状态】:良好(有些疲惫)
  【能力】:【神之手】:我所需,神所予!在神殿用左手与众神签订契约,每次施放消耗少量的精力,每次限定签订数(5),每次替换签订神灵需在神殿进行。现签订神灵:许珀里翁,赫淮斯托斯,波塞冬,阿瑞斯,雅典娜。(黑铁级技能)
  【神圣祝福】:或许它能让你好过些。给予受到祝福的人些许的帮助(黑铁级技能)
  沈谦看着自己的属性,叹了一口气,他所在的村庄有两个神殿,一个类似现实世界的希腊神殿,一个类似现实世界的天使圣殿。沈谦一进希腊风格的神殿就看见了十二提坦的雕像,本来以为能签订十二提坦中的五个,没想到除了光明神许珀里翁以外,其他的都是奥林匹克神系的。倒不是说看不起奥林匹克神系,但是和十二提坦一比,还是有差些距的。只要是人,就有一颗不肯知足的心,这是人类进步的源泉,也是人类堕落的根本,沈谦也不例外。
  “我所需,神所予,Πoσeiδ?ν(海神)!”沈谦将中指聚集的水流缓缓的倒入随身的水壶,翻一下在火堆上烘烤的玉米,在树枝燃烧的声音中发呆。沈谦是一个很安静的人,可以一个人发呆,静坐一整天,也就是他这样的人,可以忍受教堂里孤单的生活吧。有人说过,每个喜欢发呆的人心里,都有一个纯洁的世界,沈谦不知道他是否有那个纯洁的世界,他发呆的时候,只是在默默的怀念,怀念原来的生活。
  发呆时的沈谦很耐看,略带落寞的眼神和嘴角永远保持的笑容,有一种说不出的柔和,和那种女性化的柔美不同,沈谦的柔和更像是一种包容,仿佛无论你在他面前做错了什么事,都会得到原谅。这样的人是很适合成为领袖的,例如曼德拉和甘地,这种人不需要刻意的去追求人们的拥簇,人们会自然的跟随在他们身后,好像他们的周围有一股魔力在吸引着人们的脚步。当然,沈谦远远做不到这样,但他的身上已经具备了这种气质。善于倾听、懂得包容、永远真诚的微笑和一颗仁爱的心,幸福的童年和4年的牧师生活给予了沈谦这种从内而外的魅力,只是他自己还没有注意到而已。
  也正是因为这个,沈谦在第一期的世界里,明明没有什么实力,却与各工会会长相处的很好,并且一度派去处理外交。
  沈谦仿佛静止住了,而时间还在流淌,慢慢的,黄昏的夕阳将天边的云朵染红,树林里的光芒也逐渐暗了下来,沈谦回过神来,拿起有些烤焦了的玉米,就着水袋里的水,开始吃自己的晚餐。火焰快要灭了,看来坚持不到明天天亮了,需要去捡些树枝。沈谦心里想着,便趁着火还没灭,从背包里拿出预留的火把,点亮,向着与来时道路相垂直的方向走去。
  在绯红之森,只有东南西北四条主道是可以安全行走的,在其他的地带会受到狗头人的袭击,这是寒冬城的魔导士与狗头人一族签订的契约,以众神的名义为保证,这份契约在维持了四百年后还依然有效。狗头人是一种怯弱的类人生物,他既不属于兽族,也不属于魔兽,有着自己的神邸与信仰,一般在夜晚出来觅食,虽说是极其弱小的一种物种,不过对于沈谦这种新手来说,也是相当难解决的存在,一个不小心就可能结束掉自己的游戏生涯。为此,沈谦小心翼翼的一边用火把照明,一边拾取路上的小树枝,以保证自己一直处于主道上。
  夜晚的绯红之森很少传来动物的声音,安静的有些压抑,沈谦捡够了木材,便反身向着森林中央走去,火把快要燃尽了,不过还好,这是他在这个森林过的最后一夜,出了这个森林,以后的路都有可以歇脚的地方,不必在外面露营。
  沈谦回来时,火已经灭了,沈谦把树枝分出三分之一来,堆成一堆,念到:“我所需,神所予,?φaiσto?(火神)!”不过手上并没有出现火焰。
  失败了吗?果然还是应该练习一下技能再动身才对啊。神术这种类型的技能是讲究成功率的,而提升成功率的方法却因人而异,有的人说要虔诚,有的人说要有节奏,而沈谦的方法就是,用神邸本国的语言来使用技能。
  沈谦又尝试了一次,这回成功的燃起了微小的火焰,就在沈谦燃起火堆的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呼喊声。
  “死开!侏儒!”
  听到呼喊声,沈谦心想:糟了!也没有管火把,迈开步子向呼喊声的方向跑去。
  绯红之森夜晚最危险的生物不是狗头人,而是夜狼。夜狼是一种黑铁三阶的魔兽,因为长期生活在不见天日的森林深处,视力已经基本丧失,但是听觉却十分敏锐,不过还好,夜狼不喜欢有光的环境,所以只要在夜里点燃篝火休息,应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不过,不喜欢,不代表它们害怕!刚才那女人那么大的喊声,别说是听觉敏锐的夜狼了,聋了一只耳的狗头人也知道妳在那啊!沈谦一边在心里发着牢骚,一边飞快的跑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发出呼喊的地方离沈谦不算远,沈谦很快就跑到了哪里,看着眼前的场景,沈谦只想说:呵呵。
  一位手持法杖的女法师正背对着沈谦,她的前方,两头夜狼正在撕咬一个狗头人的尸体,女法师或许是惊呆了,呆在原地一动不动。沈谦想要上前拉走她,趁着夜狼还在进食,能跑多远跑多远,如果幸运的话,回到火堆旁边,应该还有一线生机。不过还没有等沈谦接近女法师,女法师就做了一个让沈谦大吃一惊的举动。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