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确打开方式 / 7.思想很危险

7.思想很危险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翻看这圣典,沈谦很容易的就找到了安格烈?岚的事迹。
  【安格烈?都灵(火焰风暴)】
  “吞噬一切的火焰,席卷一切的飓风。他是我们的刀锋,他是我们的光荣!寒冬城的建立者,圣枪的继承者。”
  “653年加入圣堂,654年参加十字军,658年成为圣殿骑士37小队骑士队长,同年带队收复寒冬之地并接受驻守任务。661年突破大骑士,突破同时引来神降,荣升神圣骑士。665年凭借一己之力全歼前来偷袭的两百名暗黑死士。667年建立寒冬城,担任代理城主,后举荐他人担任城主,前往前线参加战争。672年因事返回寒冬城,遭遇暗黑军团主力,奋战不敌,将圣枪用传送卷轴传回圣殿后拼死一战,成功拖延暗黑大军进攻寒冬城,为寒冬城人民的撤离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英雄一生,至此而终。”
  “生前被授予金制十字骑士奖章,;六翼天使奖章。大小战斗千余场,未见一次后退,冲锋最前,未有畏惧。死后根据遗愿于685年夺回寒冬城时埋骨寒冬城。”
  沈谦一面读着,一面感慨,真是一个英雄般的人物,怪不得安格烈家族在提到先祖的时候,脸上满是骄傲的表情。
  那么,和他一起的雷无可?梵呢?他又会有怎么样的事迹呢?沈谦带着疑问继续翻找圣典,但是圣典上却没有关于雷无可?梵的事迹。
  难道说,雷无可?梵并没有死在寒冬城吗?沈谦想着,又翻阅了一遍圣典,这回他发现了一点不一样的东西,就在安格烈?岚的事迹后面,有两页纸被撕掉的痕迹。
  圣典受到神力保护,寻常人根本撕不下来,而且,就算撕下来,纸张也会失去原有的文字,直到纸张重新被安放回圣典上。
  要想隔绝掉圣典上的神力来进行销毁,至少要是魔导师级别的法师或者主教级别的圣职者,而整个寒冬城,只有两个人有这种能力,而刚好有一个,是从那个年代就陷入了沉睡,直到最近几年,才苏醒过来。
  看来我需要去趟城主堡了啊。沈谦想起城主堡,就又想起了如夏。沈谦脑海里想着如夏,人就离开了教堂,他没有转职,因为他也不知道,现在转职会不会影响到就下来的行程。因为他隐隐觉得,这个宝藏,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或许,要与整个圣堂为敌也说不定。毕竟,撕掉圣典这种事想不引起圣殿中人的注意,几乎是不可能的。
  沈谦看着钟楼上的时间,眼看要到约定的时间了,就走向了约定的地点。
  当沈谦到那的时候,破晓已经在哪里了。
  “怎么这么慢?有什么发现吗?”破晓问道。
  沈谦摇摇头,表示什么都没有。
  “少扯,看你这表情就不像没事的样子。有我能帮的上的吗?”破晓换上了一身见习骑士的铠甲,对沈谦说。
  沈谦走过去,伸手搭在破晓的肩膀上,说:“没事,只是有点累了,这么多天都在看书,脑子有点晕。”
  破晓用怀疑的眼神看着沈谦,“无论有什么事,记得跟我说。”沈谦点点头,“先找个地方住吧。”
  破晓把自己身上的铠甲整理了一下,跟随着沈谦走向了旅馆。
  旅馆老板正百无聊赖的趴在酒桌上,看见有客人来了,笑着凑上来:“二位要喝点什么?寒冬城特有的冬汁酒怎么样?”
  沈谦四周环顾了一下,和老板说:“来两杯冬汁酒,之后准备两件房间,我们要住宿。”
  酒馆老板笑着答应,就跑去吧台后取酒。
  “为什么选这么一个小旅馆啊?我们不是有很多钱吗。”破晓压低声音不解的问。
  沈谦看了眼还在调酒的老板说:“因为这是唯一一个不需要守卫的旅馆,注意那个老板,应该有黄金的实力。”
  “少扯!我就不信你才接触就知道他的等级!”破晓的声音已经压不住了。
  “汤姆?戴尔,寒冬城的唯一一位黄金级调酒师,我在书上看见过你的画像。”沈谦对着旅店老板说。
  “《寒冬城的美景》是吗?好久以前的旧书了,没想到会有年轻人看。这杯酒算我请你。“汤姆?戴尔熟练的让酒瓶在身旁翻飞,仿佛对话不会分散他的注意力一样。
  沈谦回过头对破晓说:“你之所以认为这个旅馆小,一是因为这种没有舞台只有吧台的设计,二是因为这个旅店很冷清。”
  沈谦拿过调好的酒,说了声谢谢,继续对破晓说:“这个旅馆到晚上才算正式开门,现在,先上楼睡觉,到晚上你就知道,它根本不需要舞台。对了,准备好钱,这里可是很贵的。我们有很多钱,对吧?”
  走上楼梯,一个仆人把沈谦领进了自己的房间。沈谦立刻扑倒在床上,他没有撒谎,这些天的阅读让他的身心的十分疲惫了。他拿出那本雷无可?梵的日记又看了几眼,离开前他成功的说服老族长把这本书再借给他几天。
  或许是太累了,沈谦一个翻身就睡了过去,而那本日记就这样贴在了他的胸膛上,发出淡淡的光。
  “系统提示:【被遗忘的历史(史诗):找回那些陈封的典籍,找回那些被世人遗忘的历史。】触发!”
  一段急促的敲门声打搅了沈谦的睡眠,沈谦揉揉太阳穴,把书装到口袋里,打开门。
  “怎么,后面有一头刻耳柏洛斯在追你吗?”
  门口的破晓喘着粗气,对沈谦说:“起床气什么的先给我收收,现在,立刻,马上下楼,老板正要开始表演,他说让你赶紧下去。”
  沈谦回头看了眼窗外,已经是晚上了,旅馆的照明设备在这种情况下依旧给予了住客犹如阳光般的温暖与清晰的视线。应该是自动打开的,沈谦想着,跟破晓下了楼,楼下早坐满了人,小小的一个酒吧里,挤满了各种各样的客人,有的客人把自己桌面上的酒举起,向着吧台致意,而老板汤姆则自己一个人站在吧台后面,单手操控着一个酒瓶上下飞舞,通过快速的接触与放开酒瓶,让酒瓶在空中保持着不变的高度,并且飞速的旋转。
  沈谦看了一会,要了几杯酒,就又打起了哈欠,毕竟他是被从被窝里叫出来的,多多少少还是带有一点困意,喝了几杯酒后,就更觉得眼皮变得重了,想要趴在桌子上睡一觉。
  沈谦强行的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清醒起来,之后呼出面板,想看看自己的状态是不是已经进入醉酒,这一看,却让沈谦彻底的清醒过来。
  “上楼。”沈谦拉着已经喝得大醉的破晓说,“有线索了”沈谦俯身在破晓的耳边说道,破晓也一个激灵,用嘴狠狠的咬了一下指头,跟着沈谦上了楼。
  到了沈谦的房间,沈谦脱下沾满酒气的牧师袍,拿出放在里面的日记来,翻到了最后一段的位置,之后检查了一下自己的游戏面板。
  “?πep?wν(许珀里翁)”言罢沈谦的左手食指亮起了一份光芒,沈谦将他的左手贴近日记,日记本来空白的后面出现了一段本来没有的文字。
  文字好像是有人正在往上写一样,缓慢的出现在日记上,随着沈谦手的推移慢慢的展现出来。
  “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文字要用光来照射?”破晓在惊奇之余疑问道。
  沈谦继续在空白的地方检索自己没有发现的地方,没有抬起头,缓慢的回答:“因为我的任务面板出现了这个。”说着选择了共享信息:【被遗忘的历史(史诗)】:找回那些陈封的典籍,找回那些被世人遗忘的历史。
  破晓挑了一下眉头,“这能说明什么?我问你怎么知道要用光去照书。”
  沈谦抬头看了眼一脸焦愁的破晓,说:“因为阳光,在我下午看书的时候还没有出现这个任务,而在我刚才喝酒的时候查看名单时却看见了这个任务出现在我的面板里。”沈谦翻了一页继续,“这之间如果说有什么不一样的东西,就是,之前我看书的时候,从来没有让书出现在阳光之下。”
  破晓没有收回疑惑的眼神,对沈谦说:“可这还是很牵强。”
  沈谦没有在意破晓的话,继续干着自己的事:“没有什么牵强的,除了阳光其实我也想到了其他的因素,不过阳光是可能性最高的。就像几天前的那个项链一样,我真的可以确定谁是盗贼吗?其实我的每个理由都很牵强,都经不起推敲。我也不需要这些理由给我一个确定的答案,我想要的,只是可能性,而当这些可能性叠加在一起,趋近了100%以后,我想要的答案也就自然而然的出现了。利用不确定的东西来获取确定的东西,这是我原来的一个朋友教会我的。”沈谦边说,边完成了自己的工作,收起了手上的光芒,对破晓笑笑,说:“还好,许珀里翁作为十二提坦之一,他的光拥有比阳光还要强烈的特性。”
  看着破晓惊呆的表情,沈谦说:“你不明白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是只有少数天才才能明白的道理。”说完拍了拍破晓的肩膀。
  这一切做完,沈谦开始和破晓一起阅读书上的内容。
  “嗨,朋友,我不知道你是谁,我也不知道你是怎么获得这本书,但这都不重要,当你看到这段文字的时候,说明你已经拥有了一种与阳光性质不同的光芒了,当然也有可能你不借助阳光拥有两种光芒,而拥有了这种光芒的你,也一定能了解我的想法……”
  沈谦看着一旁抱有鄙视表情的破晓,“那个,既然是可能性,就难免会出错不是吗?不过真的没有想到,这旅馆的照明是异于阳光的啊,看来这三千年来科技造物的发展很强啊。”沈谦打着哈哈,想把这件事略过去。
  破晓不满的送给沈谦一根中指,就低下头继续看日记。
  “我不知道当你看见这份日记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多久,那些圣殿的老顽固有没有摆正他们的观点,但是,要记住,我接下来说的没一句话,都是真理。”
  “从我出生在这片大陆开始,就被灌输了一个思想,众神是保护着我们的存在,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众神给予着我们幸福与力量。但是,我有时会想,如果说神也是一种生物,那他们会不会和我们人一样,有喜怒哀乐,有生老病死,如果有的话,他们又会不会和我们人一样,在情绪与欲望下,相互之间不是和谐统一,有争吵,有战争。他们是否也是人一样,有好有坏。所以,我开始疯狂的学习各种神邸的能力,找寻神邸留下的痕迹,而最后,我在一位被称为“光”的神邸哪里找到了答案。在我获得他的能力后,我没有办法使用一部分其他神邸的能力了,不是失去,是没有办法使用,我尝试了很多种方法,最后得到的结论是,我被那些神邸抛弃了。”
  “很好笑是不是,身为神值人员的我会被神所抛弃!这种事不是没有发生过,但是从来没有人因为学习一个新的神系就失去了那么多的能力。我开始查询关于这个神的一切,后来我明白了,不是我被那些神抛弃了。而是我选择抛弃了那些神。神也有阵营,神也有感情,而我选择的这位神明,只是与比较多的神邸感情不太好罢了。但我没有什么好后悔的,因为他很强大,比你所想象的要强大,而且,我也得到了我想要的真相。”
  “我们确实是被神所保佑着,但不是众神,神有分别,神不是一个整体!可是圣殿不承认这些,这是为什么?那些黑暗大陆的杂碎都已经明白这个问题!但是这无所谓,我相信他们迟早会相信我的,有些神邸必须从我们的圣殿中消失,我相信圣殿会明白的,我相信你会明白的。我会用事实来证明的,我会证明的。”
  破晓边看边出冷汗,说:“这思想很危险。”
  “一个思想若称不上危险,那么它就不值得被称作思想。所有人类的重大问题都有一个共同点:没有点幽默和疯狂是没办法解决的。我不知道他做了什么,但他确实成功了,现在我们和黑暗大陆信仰的神邸不是就出现了分歧?还有对于信仰值的区分,估计也是在那之后出现的”沈谦继续看着书,对破晓说道,他的眼睛里已经满是光芒。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