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确打开方式 / 22.就这个问题?

22.就这个问题?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战!战!战!
  剑与剑的争鸣不断的响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和破晓对战的这个骑士也是一个火属性斗气的白银骑士,两个人的火焰攻击对双方的伤害都很低,所以两个人的对战暂时维持在了物理层面,两把剑不断的对砍在一起,不断的斩杀,不断的挥出,两个人好像不知道疲倦一样,不停的攻击对方。
  破晓一下没攻击到位,叫对面的骑士给击飞了出去,快速的爬起来,往自己的口中灌了一瓶体力药剂,时间紧迫,没有多余的时间让他去喝药剂,对面的攻击已经接踵而至,没有选择生命回复药剂而是体力回复药剂的原因就是,破晓想要攻击,想要击败对面!
  【斗志长燃】:火系斗气,对于练习者本身的伤害性很大,攻击性一般,防御性一般,特点:可以激发出对面的斗志与战意,起到类似嘲讽的作用。
  给这个信仰雕像宣言的是一位学习了【斗志长燃】的骑士,所以这个骑士也自然而然的继承了她宣言者的属性,拥有了【斗志长燃】这种斗气。
  如果只是这种斗气,可能还不回有这样的效果,关键就在于破晓的斗气,是一种长绵的火系斗气,火系斗气的一个特点就是易燃易爆,破晓一直笼罩在自己身上的火系斗气在这种情况下直接燃爆了!
  破晓从来没有接受过着方面的训练,只感觉自己的心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烧,如果自己不去攻击,不让这团火燃烧出去,就会伤害到自己。这个感觉是没错,这团火就是破晓的怨气,刚才第一层一直打不破的傀儡和怪声怪气的天使浮雕,都让破晓感到十分的不爽,也正因为如此,破晓才会连自己的骑士剑都忘了拿。
  没有任何其他的想法,就是攻击,暴风雨般的攻击,双方的攻击频率从一开始的交锋到现在,没有一丝的减缓。从开始的陌生到最后的熟悉,破晓改变着自己的攻击,也学习着对面的攻击,一些家族练习时不明白的地方也慢慢清楚了起来。这次战斗后,破晓相信,自己的剑术,绝对能让自己的指导骑士大吃一惊,不过,这一切,都要等到他成功打败对面才行。
  千军这边则无聊的多,与他对战的是一个土系的战士,双方谁都打不过谁,只能不断的消磨时间。
  “怎么都是骑士啊!来个战士让我见识下古代的战士攻击也好啊!”千军无聊的发着牢骚。
  沈谦听到这里,眼睛一亮。
  “千军你听我说,我有一个主意。”沈谦一面躲避对面骑士的攻击,一面对千军说。
  千军也是真的不想再这么无聊下去,直接将另外一个骑士领到了沈谦的身边。
  “现在,收起来武器。”沈谦说着自己带头收起了法杖和泰坦之握。
  看着沈谦的举动,千军也没有犹豫很久,就收起了自己的双盾。
  正在攻击沈谦的骑士直接举起长剑冲着沈谦攻击过来,看见沈谦把武器收了回去,本来快要攻击到沈谦的骑士剑又收了回去。
  看着不解的千军,沈谦解释到:“古代骑士和现在的骑士不同,他们严格的遵守自己的守则和誓言,不伤害不能战斗的人。这句话在发誓的时候说的是:我发誓不攻击放下武器的敌人。”
  看着千军一脸诧异的表情,沈谦笑笑:“我说过了,看似需要武力的地方需要智慧。”
  千军有点没有反应过来:“那如果我们上来没有掏出武器呢?难道他们不会攻击我们吗?”
  沈谦点点头:“没错,这三个骑士上来摆的是骑士邀请决斗的礼仪,我们可以不接受啊!”
  扭头看着还在攻击的破晓,沈谦甩过去一个治愈术和神圣祝福,就继续和千军聊天。破晓想打,就让他打,这种和古代骑士过招的机会也很少遇到,就当是一次训练,自己这边两个大活人在,怎么也不会让他死掉。
  更何况,现在的神圣祝福,可不是原来的神圣祝福。
  技能的简介没有什么变化,作用却有了明显的不同,原来的技能是只有微弱的提升,现在的神圣祝福能够有选择性的给加持者增强半阶的任意属性,只要在技能释放时选择一下自己的能量引导方向就行。
  原来沈谦使用技能的时候就是单纯的使用技能,并没有去引导自己的能量流向,所以本来很多的能量分摊下来,反而没有明显的作用,在拥有了能量感知之后,沈谦才明白原来的自己错在哪里,才明白这个牧师的基本技能,自己根本没有领会到精髓。
  这件事确实怪沈谦,因为这个技能在他出生的新手村是有具体的介绍和使用方法,不然那些学习技能的牧师又没有能量感知这样的技能,学习神圣祝福岂不是白白浪费信仰点。
  沈谦当时也是很着急,所以没有在意那个牧师欲言又止的表情。
  不过还好,现在已经补救过来。沈谦后来也问过寒冬城的npc牧师,那个npc牧师或许是认为沈谦是故意这么干的,想要有全体的提升,所以只是说现在的技能不能做到那种程度,他如果知道沈谦只是单纯的不会使用技能,估计会笑翻过去。
  钢铁碰撞的声音与火花在两个骑士的身边不断的出现,破晓已经熟悉了对面的战斗方式,也放开了自己的手脚,准备将战斗推入白热化。
  战意燃烧不代表着智商也燃烧掉,破晓打到现在也知道自己的状态不太对,沈谦给他加持技能也没有拒绝,不公平就不公平,本来对面的能力就比自己强,对方是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自己只是个新晋骑士。
  没有想那些不合实际的想法,破晓也是一个比较现实的人,作为一个商人家庭出身的富二代,破晓对于骑士精神的树立完全是来自于游戏。
  咧嘴一笑,破晓突然的速度一增,攻击更加的猛烈起来,对面的骑士也没有胆怯,也提高了自己的攻击频率,不过就在骑士刚提升完自己的攻击频率的一刹那,破晓突然的向后退了一步,之后侧身直接踏步加速,走了个倒“z”字形,就像一条闪电。
  骑士本来判断的是这次攻击打不到自己,再然后的横向侧移也没有让他有被攻击的感觉。最后一个转向,骑士才看出来攻击的轨迹,可惜为时已晚,攻击直接打到了骑士的胸前,骑士在对决中第一次被崩飞了出去。
  破晓自己也没有体力再战斗下去,武器一收,直接瘫倒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刚才沈谦和千军的谈话破晓也是听见了的,所以他知道这样的话骑士就不会再攻击他。
  被崩飞的骑士又走到了破晓的前面,蹲下将剑指向破晓的额头。
  不会是打出了火气,不想按照规矩来?破晓这时候也很害怕,不过真的是没有力气站起来逃开,因为最后的一下,耗光了他所有的体力和斗气,连喝药的力气都没有。
  破晓闭上了双眼,不去看那把悬在额头上的利剑。眼睛刚闭上,就听见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刚才的攻击,有爵士舞步的影子。”
  沈谦和千军都很惊讶,他们没想到这些骑士是会说话的。
  那个悬着骑士剑的女骑士把自己的头盔摘了下去,头盔里面是一个精致的面孔,一头金色的长发从上面柔顺的散落下来,破晓睁开眼,看着着一切,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根本不在知道什么爵士舞步,他刚才的攻击是一个新学的神系技能,可以在攻击的时候快速的变换前进方向和攻击方向。像刚才那种“z”字形的攻击是最简单的一种,也是他唯一能使用的一种。
  “如果有时间的话,去瓦莱塔找我。”女骑士说完这些就把自己的长发盘起,戴上头盔。
  沈谦对这一切越来越感到迷茫,也越来越感到兴奋。瓦莱塔这个城市在现在的地图上是找不到的。这是2000多年前还存在的一个城市,说瓦莱塔或许没有几个人知道,可是如果提它的另一个名字,很多人都听说过。
  骑士之都!
  到底是怎样的历史,才需要用到这么多的陷阱来限制人们的探索。
  沈谦还记得刚进来的时候,在四周存在的那些符咒,沈谦相信,只要有一个黄金以上的职业者走到这个地方,就会受到非同寻常的攻击。
  再加上藏秘地牢的摆设和这些骑士傀儡的来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才会让人们这样的忌讳。
  绕过三个骑士,沈谦等人抱着疑问走到了第二扇门前,比起第一扇门上的天使,这个天使的动作要魅惑的多。
  “美丽的天使薇儿撒徳,我愿意回答妳的问题。”沈谦依旧是保持阳光般的笑容,不顾天使似乎不太领情,哼了一声,看了看三人因为战斗而变脏的衣服,嘟了嘟嘴,没有言语。
  沈谦回头看了看那些骑士,是因为骑士没有解决掉吗?
  回头去检查了一下,这些骑士正在缓慢的再一次变成雕像。等到这些骑士重新变成了雕像,沈谦又问了一遍,天使依旧是不说话。
  沈谦也不知道是原因,说道:“美丽的天使薇儿撒徳,我们有什么让妳不满意的地方吗?”
  “好脏。”天使还是嘟着嘴,“你们好脏。”天使的这句话让沈谦哭笑不得,你就说让我们清理一下衣服就行了,别不说话啊,我还以为出了什么问题。
  清理了下身上的尘土,沈谦又问了一遍:“美丽的天使薇儿撒徳,我愿意回答妳的问题。”
  看着三人整洁了点的衣服,天使浮雕还是不太满意,缓慢的说道:“如果你的爱人和你的母亲同时沾染了地狱火,而你只有一瓶天之井的泉水,请问,你要救谁呢?”
  沈谦看了看天使浮雕:“就这个问题?”
  千军和破晓站在一边:“这个问题很简单吗?”破晓问千军,千军回应道:“很简单吧,我又没有爱人。”
  “话说我们三个都是单身吧?”破晓这时候才发现,这挺靠谱的啊!反正我们只有一个选择。
  沈谦还是用质疑的眼光看着天使浮雕,这也太简单了吧,这种问题连第一关的问题都不如啊。
  “两个都要救,地狱火根本不是用天之井的井水来救,需要的是真情的眼泪。”
  天使雕像也没有多话,直接就消失掉,变成了普通的门。这下轮到沈谦搞不懂了,太简单的命题了吧,完全感受不到陷阱和难度。
  开什么玩笑啊!当时我设计谜题的时候可是想了好久!
  千军和破晓站在一边,看着正在懊恼的沈谦,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看起来大哥有点这种问题太简单的滋味,简单?我们一点都不认为简单啊!难道大哥你认为这些是必须要知道的知识吗?千军现在的感觉就是上学的时候,老师给你划重点,你拿出十本教科书,结果老师说十本都是重点。
  沈谦确实是认为这些知识必须知道,原因也很简单,什么样的氛围会给人什么样的感觉,沈谦第一期游戏里遇到的都是这个游戏里最顶尖的智谋型玩家,而这些玩家大部分都对这些知识很在乎。
  通过了这扇门,又是被吸进去的感觉,三个人来到了沈谦嘴里的第三层。
  第三层已经是完全的黑色,颜色的黑白不能说明阵营的所属,沈谦在这里感受到的,还是光明的力量居多。
  这一层和另外两层就完全不一样,墙上开始有了一些花纹,把手放在墙壁上,还可以触碰到墙壁的呼吸。有起伏的感觉。很细微,但确实存在。
  看见这一切的沈谦感觉不太好,这一切都有些偏离自己的预料,他也没见过这样的藏秘地牢,也不知道要怎么走去最后的任务地点,他只是知道,任何的物体都有他存在的意义,藏秘地牢的意义在于藏,既然是藏,就有找出来的方法,只是自己现在还不知道而已。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