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确打开方式 / 24.我要过去

24.我要过去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一顿饭吃到了半夜,沈谦送走了爸妈,回到后院,发现已经11点多,不是说有三个人来吗?还有一个呢?有事不能来麻烦取消下行程表好不好!
  就在沈谦准备睡觉的时候,教堂的门开了,一个人走进教堂,坐在前排的座位上,点燃一根烟,贪婪的吸着。
  这一切沈谦是不知道的,城市里除里特定的吸烟地点和自己家以外,其他的地方是不允许吸烟的,特别是教堂这种公共场所。
  门是锁着的,这个人进来的时候也没有开锁的动作。
  这个人也没有多待,抽完一根烟就走了,走之前向着沈谦卧室的方向笑了笑,这时的沈谦已经进入了睡眠,完全不知道这些事情,想着明天的工作,沈谦深深的睡去。
  第二天的时候,检查监控发现了这个人,沈谦也没有当回事,监控里显示是一个老的牧师打开了门,进来祈祷的录像。沈谦也就当有其他的牧师路过教堂,想在夜里自己一个人独自祈祷,检查了一下衣服是不是穿戴整齐,就继续一天的工作。
  晚上,所有的人都走光了,沈谦躺在床上,带着护目镜,等待进入游戏的时间到来。
  这时,昨天晚上出现的那个人有推开了教堂的大门……
  重新回到游戏,四个人表示都以连接,没有问题。
  没有人莫名离线,沈谦检查了自己的状态,发现一切都很正常,不过心里总是毛毛的,难道是自己太敏感了?
  四个人走进最后的甬道,四个人看见的不是怪物,也不是石门,而是一个穿着暴露的小恶魔,用嘴咬着自己的手指。
  “几位哥哥要过去吗?留下来陪我玩好不好?”小恶魔眨了眨眼睛,看着四个人。
  顾倾城的反应最快,完全没有受到话语的影响,直接拔出了剑鞘中的剑,不过没有直接的攻击上去,沈谦说过,这里的正确通过方法就是“看似需要用武力的地方要用智慧,看似需要用智慧的地方智慧是累赘。”
  而且这个怪物怎么看也不像是需要战斗的那种。
  沈谦却十分的疑惑,虽然有一些变化,不过眼前的这个恶魔应该是第一层的那个天使嘉兰尔。
  刚才的那些傀儡就算是这层的怪物了吗,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一层比前两层还要简单,这个藏秘地牢的建造者智商明显是不太够用。
  沈谦走上前去:“狡黠的恶魔嘉兰尔,我愿意回答妳的问题。”
  小恶魔没有离开自己躺的石台,摆了一个诱人的姿势,可怜楚楚的对沈谦说:“你就不想,做些别的事?”
  沈谦点头,“想啊!”
  破晓和千军转头盯着沈谦,破晓更是死死的盯着沈谦的眼睛,是不是中了什么咒语?这一点都不像沈谦啊!沈谦是那种,就算真的想,也不会说出来的人。
  顾倾城不知道破晓和千军是为什么反应这么大,他不是很了解沈谦,所以觉得这样的回答很正常。作为一个正常男人,都会想的吧?顾倾城这时候就没有想想,正常男人都会想,顾倾城你怎么第一反应是拔剑!
  沈谦没有管队友投来的诧异的眼神,直接说道:“我回答完你的问题了,麻烦让我过去。”情节发展直接超出了破晓和千军的预料,怎么,刚才那个就是问题?
  小恶魔说道:“当然可以了,不过,你现在想不想,做些别的事。这可不是问题哦!”嘉兰尔舔了舔自己的嘴唇,勾引着沈谦,沈谦也已经受够了,先是被三千多岁的火狐挑逗,现在又被这个不知道多少岁的嘉兰尔调戏,自己以后是不是会获得一个称号叫师奶杀手?
  不过说实在的,沈谦这样的面孔配合清澈的眼神是能激起成熟女人很大部分的母爱。在现实里也是,在沈谦小的时候,每个阿姨来到沈谦的家里,都要亲一亲沈谦,而且现在沈谦的外表变的更白了,一白遮百丑,一胖毁所有。更别说沈谦长着本来就蛮帅,有点奶油小生的感觉,现在配合金色的头发和洁白的牧师袍,烘托出的魅力更加迷人。
  虽然心里不是很高兴,可是沈谦脸上还是在笑,总不能和小恶魔说,“这么老了,就不要出来残害小孩子!”
  经过小恶魔,沈谦总觉得那里不对,又说不上来,从开始游戏就一直有这种感觉,可能是自己的问题吧。
  等到四个人都经过了小恶魔,沈谦和千军正好拐进了下一个甬道,两个甬道的连接处却忽然降下来一道石门。
  四个人被分成了两个部分,沈谦和千军在门的一边,破晓和顾倾城却留在了另一边。
  沈谦的声音通过石门传到破晓这一边:“小心,可能需要战斗!”
  沈谦明白过来哪里不对劲,第三层和前两层绝对是不一样的存在,这是普色乌度的神性所决定的。
  另一边的破晓和顾倾城可没有时间听沈谦说话,门放下的一瞬间,那个小恶魔就直接对着二人展开了攻击。
  走在最后面的破晓直接被小恶魔用一把短剑把左肩膀整个划了开来。
  破晓的反应也很快,直接右手拿剑转手想反击,不过等他转过身来,小恶魔已经离开了他的攻击范围,一击而走,小恶魔的攻击手段暴露出了她缺乏正面承受伤害能力的缺陷。
  不过破晓不是沈谦,没有发现这个问题。至于顾倾城,他战斗完全是凭借身体带动大脑,而且他回头的时候更是连小恶魔的攻击轨迹都没有看见。
  破晓左肩膀的伤口不是十分深,但是影响了他的战斗力,现在破晓的攻击比起全盛时期,至少要跌落50%。
  右手拿剑是不假,不过谁说右手拿剑左手受伤就不会有影响?没有使用过剑的人可能会认为一手拿剑另一手就没有作用,实际上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主要是缺少实战的经验和电影电视剧的茶毒,一只手受伤,对平衡,攻击,防守点,都有很大的影响,最主要的是,这种疼痛作用在大脑,会耗费精神导致没有办法专心战斗。
  仰头喝下几瓶药剂,破晓背靠着石门休息,沈谦从门的另一边释放着治愈术,治愈术本来是要看见被治疗者才能使用,可是沈谦有能量感知这种不合常理的技能,利用对能量的判断,将自己的技能大致的指引到破晓的身上。
  众神在自由度这一点上不愧是业界良心,如果换了普通的仿真游戏,估计自己的技能会被判定为没有施法对象吧。
  沈谦隔着一扇门,努力的感受着能量的存在,之后,抽出法杖,将影之钟对着小恶魔的方向发了过去。
  不过小恶魔明显不害怕这个技能,闲庭若步的走在影之钟的范围内。破晓把门这一边的情况用简洁的言语告诉沈谦,沈谦再结合自己离开前最后的记忆进行分析。
  至于小恶魔,不是她不想乘胜追击,实在是这个精灵剑士太烦人。
  明明只是白银的阶级,可是却能压着黄金三阶的自己打,出剑的角度一次比一次刁钻,攻击的速度也一次比一次快,自己根本抽不出手去处理受伤的那个骑士。
  小恶魔这里一分心,顾倾城找到了机会,一直只是普通攻击的长剑在出剑到头,正要收回的一瞬间,快步向前,换了一只手拿剑,这一连串的动作中手动剑不动,顺势反手一挑。
  “升月!”
  剑挥过一半,没等轮满半圈,顾倾城脚踩在刚被挑起的小恶魔腰下,借力收剑跳起,剑一伸一拉,脚接着小恶魔被带起的惯性在小恶魔身上连踩三下,变成了顾倾城在上,小恶魔在下的体位。
  “登楼!”
  “落日!
  说起来很复杂,做起来只是一瞬间的事,顾倾城来到小恶魔的上方,双手握剑,向下一个猛突,直接把小恶魔刺进了地板,扬起一层石屑。
  缓缓站起来的顾倾城低蔑地看着被砸入地板的小恶魔,没有怜悯,没有同情,看小恶魔还有想要爬起来的迹象,冲着心脏补了一剑。
  顾倾城是剑术教练没有错,不过同时他还是一名剑士。
  作为一个教导者,顾倾城富有耐心和爱心,但是作为剑士,顾倾城不会对敌人有任何的同情。
  顾倾城属于最古老的那种剑士,他们家族多年来传承的不光是剑术,还有作为剑士的一身浩然正气。剑士都有正气在身,不过不同的剑士心里对正气的理解也都是不一样的。
  有的人是本心为剑,己欲为己义。有的人是大义为大道,百姓之苦唤我剑来,黎民之冤唤我剑去。
  而顾倾城,他的正气就是一种带着铮铮剑鸣的锐气。
  前方为恶,一剑斩之!
  确认小恶魔不会再爬起来,顾倾城也转身走向石门,沈谦和千军已经攻击石门很久了,就是无法打开它。每次对它造成伤害之后,它都会自我修复,这么厚的石门,一次性的贯穿实在是太难了。
  顾倾城悠哉悠哉的向回走着,没有发现背后石台聚集的一片黑色。
  破晓正在和沈谦说话,看了一眼顾倾城的方向。
  “倾城小心!”
  破晓的提醒还是晚了一步,就当顾倾城回头戒备的同时,一道黑色的残影从顾倾城的胸口穿过,等到顾倾城反应过来,胸口只剩下一个空洞。
  烧焦的血肉抑制了血液的喷溅,心脏被烧掉了半个,隐约可以看见心房的跳动。
  顾倾城凭借自己最后的清醒缓慢的躺在了地上,这样的伤势,已经没有可能被救活,虽然这些人看起来有很多药剂,可是当前阶段的药剂可治愈不了这样的伤势。
  眼前慢慢的黑了下去,顾倾城已经准备摘下自己的游戏连接器。没有什么好惋惜的,本来自己就不适合玩游戏。现实里也是一样,被学生说太严格,不好相处,这样的自己为什么要来玩网游呢?果然,自己还是适合一个人。
  黑暗吞噬了顾倾城的思维,不过他没有被送出游戏,顾倾城也不明白这是因为什么,他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越沉越深,没有一丝光线可以透过这片黑暗,一丝都没有。
  破晓这时候也没有去管受伤的左手,跑过去从包裹里拿出一个卷轴,直接撕开。
  沈谦这边感受着对面的光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既然让破晓动用了【圣愈卷轴】。
  【名称:圣愈卷轴(白银)】
  【类型:消耗品/卷轴】
  【品质:完美】
  【能力:释放一次中等范围的圣光之愈】
  【简介:圣光之愈:对范围内的生物进行一次全方位的修复,对黄金阶级以上生物效果递减】
  这个卷轴是沈谦和破晓在一次任务中拿到的任务奖励,得到这个奖励还是靠沈谦的观察力。
  沈谦发现那个发布任务的人是一个牧师,虽然已经被驱逐很久,不过举手投足,一些小习惯是多少年也改不过来的。
  通过这个关系,沈谦和破晓从他那里得到了这个卷轴。
  对于这个卷轴的评价,沈谦是这么和破晓说的:“这个东西可以让我们有一次翻盘的机会,相当于第二次生命,当你认为需要使用它的时候就使用它吧。”沈谦之所以把它交给破晓,就是知道,破晓能最大化的发挥它的作用。
  而现在的破晓认为,现在,就是发挥它能发挥最大作用的时候。
  顾倾城的胸口慢慢的恢复起来,被烧焦的血肉一点点的脱落,在圣光的照耀下,那道残影也躲在了石台的阴影处,在此之前,破晓还是受到了它的两次攻击,还好不是致命伤。
  破晓这边依靠圣光在恢复伤势,另一边的沈谦却是出奇的平静。
  我要过去!
  沈谦死死的用手抓住法杖,法杖的纹路卡进肉里,激出一条条的青筋和血痕。
  左手握住,沈谦疯狂的向左手上聚集着神力。
  还不够!这样的强度还不够!
  沈谦将戒指里的能量核心一股脑的拿出来,这些人造的神力能量对身体有什么样的影响沈谦自然知道,不过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