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确打开方式 / 27.换名字了吗?

27.换名字了吗?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夜行神龙这时候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沈谦的问题。本来只要这些小爬虫不去攻击他,他就没有现身的需求,自己在这里呆了这么久,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不朽的生命和孤独对于自己来说,和阳光一样平常。只是那个牧师拖着伤病的身体给自己使用治愈术的时候,身影与夜行神龙记忆里的一个身影重叠了,一样清澈的眼神,一样顽强的身躯,一样的动作。明明要忍受巨大的疼痛,明明知道自己的危险。夜行神龙的身体在颤抖,那是想到故人的感动。
  想当初那个男人也是这样问自己的……
  “离我远一些,我会伤害你的。”
  “为什么?”
  那个笑容,两千多年都没有洗去。
  “因为如果我不杀了你们,到里面你们会死的更惨。”
  “与其变成恶魔的肥料,还不如死在我这里!”
  夜行神龙直接变回了龙的模样,沈谦也没有动作,就这样看着夜行神龙。
  刚才变成人形的时候,夜行神龙身上那个“光”的符咒,别人可能没见过,不过沈谦在雷无可的日记上,看见过同样的符号。
  “你是雷无可?梵的随从吗?”
  那个符咒应该是一种契约,宠物和随从的效忠都可以用契约来完成。像千军那种培养亲密度的方法只是在没有掌握契约的时候,一种代替的方法,如果小泡泡成长到实力强大的时候,还是需要契约来约束。
  沈谦的问话让夜行神龙一时间不知所措,雷无可?梵这个名字可谓是深深印在他的脑海,不然他也不会再契约失效之后依然保留那个符咒在自己的身上。
  “我根据雷无可留下的指引找到这里,我和我的同伴不害怕死亡。”
  夜行神龙将头低下来对着沈谦说:
  “你不知道,那比死亡可怕的多!”
  没有再做无谓的纠缠,夜行神龙直接将自己变回了雕像,它不想和雷无可再扯上关系,它答应过他的。
  沈谦不是很明白夜行神龙的做法,可以通过了就好,沈谦对于这个小插曲并没有在意。
  付出了一些时间,消除了自己身体的隐患,总的来说还是赚的。
  走进门里,沈谦回头看了眼变成雕像的夜行神龙:“做任何事都有危险,我们害怕危险,但是我们不能因为危险停步不前。”
  进去门后来时和原来一样的感觉,好像是凭空的到了另外一个空间,等沈谦等人全部到达了“门”的另一端,沈谦终于知道为什么当时的藏秘地牢要光明和黑暗的玩家一起来合作。
  不光是为了整合最大的力量,黑暗和光明这两种力量,本来就是最好的两面。
  如果把黑暗和光明的能量比喻为冷水和热水,沈谦等人就像是从温泉直接来到了北极。压抑的黑暗气息在这里不停的翻滚,沈谦的另一个视角里,全都是一些黑色的烟雾。光明和黑暗都是同化性很强的能量种类,正因为如此,才会出现现在的这种情况。
  沈谦脑海里闪过第一期世界的“科学家”说过的话。黑白不是对立,光暗自有两面。最阴暗的地方最光明,最白皙的地方最黑暗。利用黑暗来突显光明,再通过光明来捕捉黑暗。原来,那些疯子不是没有成功,只是成功了,却没有进一步的发展。沈谦一直以为“没有想好”只是个托词。
  也多亏当时的黑暗和光明还没有分裂,玩家们相对还是比较和谐,所以当时的进展才能那么快。
  不过,672年的时候两个大陆还在发生战争,这样的一个藏秘地牢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
  一切都要等自己到达了最后的地方才能知道,那些历史,那些人们想要隐藏的真相!
  和开始的没有头绪不同,在休息的时候,沈谦就已经想好了后几层会遇到什么怪物。不是未卜先知,而是根据排除法。现在知道了怪物大概是黑暗属性,剩下的可选对象十分的稀少。无非是岩石傀儡,石魔,山岳之殇这类的怪物,真要牵强的和石头沾边,美杜莎也算一个,但是美杜莎不是黄金以下的玩家可以对付得了的才对。
  还记得接受任务的时候,沈谦问了好几遍为什么火狐不自己去找寻雷无可?梵的踪迹,她是知道雷无可最后去的地方就是这个遗迹。
  火狐给出的回答是这里有克制黄金阶级以上职业者接近的禁制,而且,每次的进入都必须携带一件附有雷无可?梵气息的物品,而这类物品现在根本找不到。
  沈谦这时候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如果必须要有具有雷无可?梵气息的“信物”才能进的来,那么十顾倾城是怎么进来的?
  “倾城,你进来的时候有什么法阵阻拦你吗?”
  沈谦突然停住,回头询问顾倾城。顾倾城也没有反应过来,法阵?自己进来的时候就是直接一剑通到底的啊!
  “没有,有什么问题吗?”
  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顾倾城也明白了这个三人小队的具体分工,有需要交涉或者需要动脑子的地方都交给沈谦,作为团队其他成员的千军和破晓只需要听从沈谦的建议行动就好。本来这样的分工和团队协调性会引发很多很不好的事情。
  就发令人来说,很容易慢慢变得过于自我,会越来越独裁。而施行命令的人也不可能会一直遵从发令人的命令,这样下去会变成纯粹的上下级关系。一旦有一次发令人的指令出现错误,就会造成队伍的崩溃。
  可这三个人相处的却十分的和谐,有说有笑,沈谦作为发令人的态度也是十分的随和,到底是因为什么让他们心甘情愿听从沈谦的指挥,实力吗?
  很快顾倾城就知道了,为什么这个队伍的领导者是沈谦,还有为什么大家都那么信任沈谦。
  “一会儿的怪物很大可能性是岩石傀儡,千军记得控制好伤害,不能一波消灭的时候不要使用技能。破晓,你要把所有的斗气都注入骑士剑,不要管防御,反正你也防不住。倾城你先休息,尽量快一些恢复战斗力,听破晓说你很强!”
  顾倾城拦住沈谦:“等等,你怎么知道是岩石傀儡?”
  沈谦笑笑:“这是藏秘地牢,所有的怪物都是和建筑原料有关。这个建筑是石头的。现在的环境是黑暗气息很强,我有一个技能,能观察能量的存在。”
  “就算这样也有很多的可能性,你怎么知道是岩石傀儡?”
  沈谦拍了拍四周的石壁:“岩石傀儡的特点是能使用周围的石料进行恢复和复活,防御高力量强,不公敏捷性差点。与石头有关的怪物一般都是这样的特性,所以刚才的那个恶魔才会专门选一个速度开的,出其不意,一击致命!”
  顾倾城这时候真的搞不明白,刚才沈谦还说这里的怪物都和石头有关,那刚才那个恶魔算什么?
  可能是看出了顾倾城的顾虑,沈谦接着说:“那个恶魔不是怪物,真正的怪物是那个石台,那种石台叫审判之盘,原先用来训练士兵,直到几十年前还在使用,现在战斗大范围爆发,它反而没了作用。它能召唤出地狱里面的怪物,可以确定怪物的类型,实力……”
  顾倾城张嘴想要说话,沈谦做了个消声的手势。
  “我知道你要说什么,这么有用的东西为什么不用来直接屠杀恶魔?审判之盘能召唤出地狱的恶魔,可是,这种召唤是双向的,没当召唤出来的恶魔被杀死,都会被送回地狱,不是真的死亡,除非你破坏掉审判之轮,不过用一个审判之轮去换一个恶魔的命代价太大,所以才没有发展起来。”
  看着沈谦一脸的轻松,顾倾城有点明白为什么这几个人都习惯听从他的命令,而且不会出声询问。因为只要是沈谦要去做的事,都一定有他的理由,而且他的理由在逻辑层面你一定找不出任何的漏洞。最重要的是,他们相信,这个人是绝对不会害他们的。
  强大、睿智、而且,善良。这样的人怎么会在第一期世界默默无名?在进驻游戏的时候顾倾城就整体的阅览了一下第一期世界的那些强者,对于那些人来说,系统会为他们保留自己的id和称号,所以不会出现名字的抢注的现象。
  是原来的高玩换了名字吗?
  顾倾城这个想法对了一半,的确换了名字,不过沈谦可不是高玩。第一期世界的法师,那是沈谦心里永远的痛,如果当时自己选的是系统推荐的种族和职业,可能自己会变成一个高玩也说不定,不过如果是那样,自己可能也不会遇到云帝,不会加入漫步云端,不会遇到现在的朋友,也不会解开自己的心结。
  现在的一切,都是最好的一切。沈谦对于自己的生活十分的满意。过去无法改变,未来由我谱写!
  沈谦在第一期世界真的是没有什么名气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像沈谦这样的玩家,哪怕战斗力再弱也有自己的存在价值,沈谦在当时的各个公会高层眼里,可是一个可怕的人物,他总是能发现你们公会里还没有发光的玩家,之后带走他,发掘他。最主要的是,你还不能阻止他挖角,因为他从来不动那些成名已久的玩家,他的下手目标主要都是中低层的新手玩家和那些被各大公会拒之门外的独行侠。
  就像是大漠淘金,可能你认为没有金子的原石,在他看来就是最美的钻石,而这种玩家的数量十分的多。
  其实一个优秀的玩家只要有技术和奋进的心就够了,而要更进一步,就需要一些自己的特点或者奇遇。
  第一期世界的前期,沈谦刚加入漫步云端,被指派去人事部管理新人员的加入,当时有一个骑士团因为攻击不达标没有审核通过,沈谦在多次的交涉无果后,自己管熟人借钱,加上自己的所有积蓄帮助这个骑士团维持运转,加入到漫步云端里来。
  当时的人事部管理者是这么说的:“如果你喜欢这个骑士团,你可以自己招募。如果他们老实,我允许他们挂着漫步云端的名号。不过记得,他们属于你,不属于漫步云端,我们不会给他们一分钱和任何的援助!”
  当负债累累的沈谦来到骑士团的驻地,笑着说他们的经费问题解决了。所有的骑士都没有说话,他们齐齐的单膝跪下,对沈谦宣布了效忠。
  一个骑士团的开销多得惊人,哪怕这只是一个小骑士团。没有钱就面临着解散,在游戏的后期,单个的骑士很难生存下去,虽然不会饿死,可也不再有出人头地的机会,再找一个骑士团加入,只能是一份奢望。
  没有人支持沈谦的举动,就算是借他钱的人,也只是因为和他的交情,而不是真的看好这个骑士团,一个没有攻击力的骑士团,在战场上还会有什么作用?正赶上人类领地的开荒,这样既没有机动力又没有攻击力的骑士团连上战场的机会都没有。
  时光会证明一切,对也好,错也好,沈谦没有辩解,骑士团没有辩解,他们决定将一切交给时间去判决。
  时光荏苒,再强大的种族都会有落败的那一天,终于,不满人类扩张的兽族和亚龙种联合,对人类领地发起了大反攻。在这次的反攻里,各个公会的驻地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击,最惨的莫过于前线的漫步云端,敌人没有火药,没有铠甲,有的只是强悍的肉体和铺天盖地的魔法,人类军队溃不成军,城池被接二连三的占领,人类被疯狂的屠杀。
  当兽人的先遣部队来到沈谦和骑士团所在的驻地时,城里所有的人都没有选择逃跑,大家依旧正常的生活着,退回来的人叫城里的人一起撤退,被城里的人拒绝了。退回来的人当然很生气,叫他们撤退不仅仅是出于好心,更重要的原因是如果他们都撤退,就会有多余的粮食和补给让自己补充一下,毕竟他们带不走所有的物资。
  劝说失败的领头人并没有灰心,找到当时的城主沈谦要求沈谦带头撤退,沈谦只是静静的看着那个领头人。
  “就算我们撤退,兽人的大军也不会停下来。”沈谦说话的时候很平静。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