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确打开方式 / 28.炼金术

28.炼金术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领头人有点急不可耐,自己军队的给养已经不够,难道他还要讨价还价?
  “你们不撤退,他们也不会停下来。”领头人觉得这个城池的人都是疯子。
  这话说的不错,来到这个城池的人多半都是疯子,这里原本没有城池,是沈谦带着骑士团来,一石一木搭建起来的城池,从开始的小村庄,到现在的城池,能来到这个只有一百来人薄弱守备力量的人,本来就是疯子。
  “他们会停下。”
  沈谦依旧不紧不慢的说道。
  “如果你们愿意,可以留下来帮忙。”
  那个领头人觉得自己的苦苦劝说都是白费,一群疯子,从城主开始,都是疯子!
  “你们挡不下来,我们也不会留下来陪你们送死!”
  说完这句话后领头人就带着自己的军队奔向了下一个城池,饿肚子再惨,也好过陪一群疯子送死。
  “他们会停下。”对着空空如也的会客厅,沈谦呆呆的说。
  军队刚走,就看见兽人大军汹涌而来,各种野兽飞奔时扬起的尘土迷乱了居民的双眼,所有的人都回到自己的家里睡觉,战争很快就会过去,居民们都明白,只要那些骑士在,就不会有敌人闯进城池。
  创建城池是沈谦的想法,维持一个骑士团的开销仅凭沈谦一个人的力量实在是杯水车薪,一个稳定的领地和税收可以帮助骑士团达到一个良性发展。之所以建在前线,是因为前线的土地最便宜,到处是没有清理干净的野兽和怪物,需要人员的防守,而人员的消耗又是一个大问题。
  骑士团没有冲锋,而是整齐的在离城一百米左右的位置摆开了阵型。
  说是阵型,其实就是一字排开。面对对面来势汹汹的进攻,这一条防御带看起来是那么的可笑,就像是拦在奔腾河水前的蚂蚁,自不量力。
  兽人的喊声混杂这脚步声扑面而来,骑士团没有人出声,保持着平缓的呼吸。
  就在最前面的兽人要攻击到骑士团的时候,团长终于开始发号指令。
  “发。”
  随着这个发字说出,所有的骑士统一的散发出银色的斗气,和一般的斗气不同,这种斗气不是那种虚幻的气息型,而是能看到实体的样子。
  银色的斗气像流动的水银,在骑士们的身上像火焰一样的跳动,火焰一样的金属,展现在兽人眼前的这种奇异景象让最前面的兽人有点失神。就趁着对面失神的那一瞬间,骑士团长连续的说出口令。
  “凝。”
  “突。”
  话出阵变,整个过程中所有的骑士都保持着同样的动作,惊人的同步率,近乎100%的完美。银色的斗气先是一震,之后迅速的变成覆盖在骑士们身上的铠甲和身后的影像,每个骑士的后面都有一个一手举盾一手持枪的投影,在出来的之后直接向着团长的位置飘去,最后变成一个巨大的相同影像。
  所有骑士都向前出枪,后面的那个投影也随着骑士们的动作做出出枪的动作,本来没有实体的投影,在这一次出枪之后,却在前方清出了一个三角形的真空带。
  看起来很壮观,可是比起兽人的部队,这点损伤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守。”
  骑士们举盾,后面的投影也举盾,而且走到了骑士们的前面,兽人的部队不停的撞击在投影的盾牌上,激起一朵朵涟漓,就算是这样,整个骑士团没有一丝的后退,投影在兽人的攻击下越来越淡,而兽人除了刚开始的踩踏消耗了一部分兵力,几乎没有消耗。
  “甲。”
  团长坚定而富有穿透力的话语又在这番混乱中想起,
  所有的骑士双眼变成纯粹的黑色,眼白完全的消失。本来银色的斗气也变了模样,被围绕上了一层黑色的边框。投影也是,本来只有盾牌和骑士枪的投影穿上了一件黑色的铠甲,盾牌和骑士枪也缠上了黑的的花纹,充满了神秘感。
  没有叫嚣,没有呐喊,骑士团就像一头沉默的野兽,在等待反扑的时机。
  随着花纹的完全成型,再对投影发起攻击的兽人都发出了凄惨的叫声。他们每一次的攻击,都会引起自己身上黑色火焰的燃烧,有些没有收住攻击的兽人直接被这种黑色的火焰给生生的烧死。
  兽人的统帅也注意到了这点,让前方的兽人先不要攻击,换上后方的亚龙种使用魔法去轰炸这些骑士,可是魔法根本穿不透那个投影所在的屏障,所有的魔法都打在了投影上,而投影纹丝未动。
  沈谦选择建城的这个地方很有讲究。
  第一,这是这里到前线的唯一一条路线,所有的人员进出都要经过这里。光是倒卖商品,收取税收,每年都有很大的油水。
  第二,这里的地形十分的好,左右都是峡谷,虽然常年看不见阳光,却也是一份天堑。
  之所以在沈谦来之前这里没有人建造城池,主要是因为这里每年都会有两次魔兽的袭击,从两面的悬崖上绕下来进行迁徙,而守住这些魔兽的冲击实在是太难。兽潮这种东西,人力根本无法对抗。但在沈谦来到这里之后,这里就不再有过兽潮,人们都说这是沈谦的运气,好事做多了,这是神明的恩赐。
  只有沈谦自己知道,当时兽潮来的时候,自己和整个骑士团筹划了多久才堪堪拦住了兽潮的攻击。每年的兽潮不是不会来,而是在来袭的时候被沈谦的城池挡在了一侧,无法通过。居民都知道骑士团的能力,所以从开始的一户两户,到后来的满城鼎沸,不是人们疯了,而是人们亲眼见到了,守护着这座城池的力量。
  “进,突。”
  骑士团长第一次发出了两个指令,所有的骑士迈着整齐的步伐,向着兽人的大军走去,随着前进的步伐,不停的从盾牌的夹缝处突出自己的骑士枪。
  这时兽人们才发现,这些骑士是有坐骑的,刚才出现的那些投影,就是他们的坐骑,地上的坑坑洼洼完全不会成为他们的障碍,他们像是悬浮在空中,一步一步的逼上前来,直到把前方所有的兽人杀光,兽人的领袖见势不妙,带领剩下的兽人选择了撤退。
  击退兽人大军的骑士团没有欢呼和窃喜,就像是完成了一件再小不过的事,将投影解散,所有的投影变成了银色的巨熊,载着他们返回。
  在城池的前面,沈谦正等在哪里,骑士们向沈谦行了个骑士礼,排着整齐的方队走进了城池。
  “一会儿去喝酒吧,我请客。”
  本来一直无话的骑士团听到这句话停顿了下,之后是一阵震天的欢呼声。
  这场战役在后期被人们称为“不可能的天堑”,而这个骑士团也一举成名,所有的玩家都记住了这个骑士团的名字。
  “影御”
  沈谦不是默默无名,却也不是家喻户晓,很多第一期的老玩家也不一定认识他,顾倾城不认识他也很正常。
  “你身上有什么特殊的东西吗?”沈谦试探性的问道。“就是一些古老的东西。”
  顾倾城没有明白沈谦的想法,摇了摇头。
  “那你来做任务,给你任务的人有给你什么信物吗?”
  你拿起剑鞘递到沈谦的面前,顾倾城没有隐瞒。
  “你要看吗?”
  沈谦想了想,没有去接剑鞘,毕竟是别人的任务物品,自己接过来不是很好,而且剑鞘这种东西怎么看也不像雷无可?梵用过的武器,他的武器应该就是那个时候自己看见的十字架。
  “走吧。”
  知道了怪物的类别,再打起来就容易多了。这一层的的整体建筑都十分的松软,不用费很多打的功夫就可以破坏掉,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是在另一个空间里,沈谦一定会支持破晓和千军按照顾倾城进来的方法,直接一下到底。
  松软的石料自然不是为了降低他们的通过难度,那么就只有一个原因,松软的石料对这一层的怪物或者机关有用处,而需要用到松软石料的怪物,最出名的就是岩石傀儡,松软的石料会让他们的恢复和重生效果更快,更好。
  又到了一直以来,总能看到石门的地方,千军将顾倾城放在拐角的地方。顾倾城的伤势在治愈术和生命恢复药剂的双重修复下,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是胸口还不能接受高强度的运动,与其让其他人分出精力来照看自己,充分的休息才是自己应该做的。自己早点恢复身体,对团队的贡献才能更大。
  玩游戏就要有玩游戏的样子,和普通游戏不同的是,《众神》的副本只有一次,没有复活重来。沈谦分配了三人的主要打法,进入到了这一层最后的甬道,出现在三人面前的果然是岩石傀儡。
  岩石傀儡是炼金术师的一种炼金产物,本来是光明和黑暗双方都在使用的一门技术。这里要说到一个改变炼金术地位的人,炼金术士的第一天才,这个人出生在大陆历302年,家里是世代的炼金世家,自己的父亲和母亲都是炼金术士,作为炼金术士,他的父母自然不会要一个普普通通的孩子,他的出生不仅是一个伟大的诞生,也预示着一门技术的成熟。
  人造合成血统!
  他的确是他父亲和母亲的爱情结晶,不过从他成为一个生命的那时起,就不单单是一个人类,他的父母在他没有成形的时候,将一种深渊恶魔的血液注入到他的身体里,那是一段地狱般的生活,还没有完整意识的他只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被逐渐地破坏掉重组,却没有办法做出任何的补救。
  就这样,在经过了漫长的成长期后,他终于离开了他母亲的身体。刚出生的他没有发出任何的哭声,只是睁着蓝色的大眼睛看着又哭又笑的父母。
  和那些从培养器中培养出来的合成血统不同,他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成功的胎生人造血统,深渊恶魔的血液很难得,他的父亲也是在一次偶然的机会才获得了这么一点。为了纪念这次成功,他的父亲给他起名叫渊脉。
  从出生开始,小渊脉的生活就进入了不停歇的学习中,学习他父亲的知识,学习他母亲的学识,深渊血统带来的强大身体与记忆力使得他可以不眠不休的学习下去,而且他本人也很喜欢这种学习的感觉。
  终于,在他14岁那年,他掌握了父母所有的炼金知识,一个人登上了追寻真理的道路。这一走,就没有再回来。
  他走后的二十多年里,他的父母都没有打听到他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流淌,因为炼金术而变得薄弱的身体渐渐的坚持不住,渊脉的父母在同一年相继离世,这也是他父亲不惜一切代价,隐姓埋名、远离人世也要给渊脉深渊恶魔血脉的原因,炼金术对身体的侵蚀十分严重,如果没有足够强横的身体作为保证,几十年后就会是末日。
  就在渊脉父母去世的第二年,一帮披着斗篷的人来到了渊脉父母的故居,领头的一个人从门前的花盆里掏出钥匙,打开门。倒映在他蓝色瞳孔里的,却只有她父母已经腐烂的骸骨。
  那天,渊脉在自己父母新建的坟前待了很久,最后一把火将整个房子烧个一干二净。渊脉在房子里找到过一封信,是写给他的。
  “我最最可爱的孩子,我最最完美的作品。我知道你不会死,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但是我等不到那一天的到来。或许这就是窃取神力的代价,但我不曾后悔,虽然我的灵魂已经消逝,我的一切都会被世人忘记,可是我活过的痕迹永远不会消失。因为我还拥有你,我的孩子。”
  没人知道这封信对渊脉到底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这一年开始,一份足以改变世界的势力开始从这片被遗弃的大陆上崛起。
  没有忌讳,没有禁止,完全跟随心去前进的炼金术!
  岩石傀儡就在这种情况下被发明出来,继承了原来的攻击力和防御力,而且有了惊人和恢复力和重生的能力,至于代价,光明牧师的灵魂算不算昂贵?
  从战场捕捉到的高阶牧师灵魂被撕裂成很多份,注入了岩石傀儡的身体,依靠这种灵魂的信仰力来驱动恢复力和重生,原来的那种岩石傀儡被时间淘汰的同时,这种新的岩石傀儡很快的在战场上占据了主要的位置。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