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网游之圣职者的正确打开方式 / 30.完美状态

30.完美状态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沈谦走进棋盘之后,才发现什么棋协三级棋士、棋协大师的名衔在这里根本没有用,这里还是要用武力通过,之前站在他那边的棋子,在他进入的一瞬间就跑到了对面,等四个人都走进了棋盘,才发现,他们的移动被限制住了,比如沈谦站在国王的位置上,他就只能走一格,而且他走的时候其他三个人不能动,对面也是。在他走完后,对面会有一黑一白各走一步,这是后来才知道的,刚开始几步黑色的棋子没有可以移动的位置,所以没有移动。
  其他三个人的位置分别是:破晓——皇后,千军——象,顾倾城——马。
  沈谦不是和喜欢这样的分布,如果知道是这种打法,沈谦一定会让四个人都走到皇后的位置,国际象棋里最强的就是她了。
  那么现在应该怎么做呢?沈谦也陷入了沉思,总不能是互相就这么走吧?
  “三十二对四,沈谦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千军这时有点晕眩,他本来就不会下国际象棋,象棋他还可以试试。对面三十二个棋子,自己这面四个人,怎么看也不像有赢面的样子。
  耸耸肩,沈谦表示现在什么办法都没有。
  顾倾城想的最简单,管他国际象棋还是象棋,自己只要一路杀过去就好。
  前方为恶,一剑斩之!
  就在沈谦和千军说话的时候,顾倾城和对面的棋子已经走了好几步,就在对面一个士兵遇到顾倾城的时候,棋子变成了一个人形的虚影,与顾倾城战在一起,没有几下就被顾倾城斩杀在地。被斩杀的虚影直接消失。同时,一具腐烂很久的骨架也出现在白色棋子死亡的地方,从骨架上破烂的衣服可以看出来,这是一个战士。
  一个不一样的虚影出现在棋盘的旁边,变成了一个白棋士兵的样子。好像在等待这盘棋下完。
  “我想,我明白夜行神龙那句生不如死的含义了。”
  沈谦脑海里闪过刚才两个虚影的动作,应该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这就可以说明为什么对面的十六个白棋会阻碍住十六个黑棋的进攻位置。这个棋盘最开始应该是只有对面的十六个黑棋才对,那些白棋是在挑战中死去的人。
  现在可不该叫棋盘,沈谦已经知道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贪婪巨像!
  这是一个被改造过的贪婪巨像,贪婪巨像的能力是能强制比他实力弱的生物和他决斗,决斗失败的生物会被贪婪巨像做成傀儡,来增强自己的实力。沈谦在进来甬道之前也想过这种怪物,只是没想到这个贪婪巨像被改造成了这个样子。
  贪婪巨像最弱的时候就是第一次的决斗,像是这个棋盘,沈谦相信,如果第一回前来的是一个十六人的团队,直接上去十六对十六,赢的几率相当大。可是等它吞噬的生物足够多后,像是现在,再去打败他就很难了。
  不仅仅是贪婪巨像,略微思考了一下,沈谦发现,这个棋盘上的规矩不是贪婪巨像这种低阶恶魔可以发动得了的,而且单独的贪婪巨像也不是随便一个人就可以解决掉的。
  应该还是要运用到国际象棋的规格才对。“看似需要用武力的地方需要的是智慧。”
  “倾城,想方法杀掉对面的国王!”
  顾倾城又杀掉一个士兵,回头问沈谦:“那个是国王?”
  “那个戴着三角皇冠的!”
  顾倾城张望了一下:“有两个。”
  “两个都杀!先杀那个白的!等等,你先别动,你现在的位置过不去,等千军过去帮你。千军左斜四格。”
  在明白了过关的要素后,沈谦等人的速度就快了起来,在经过了十多步的移动后,千军来到了白色国王的身边,白色国王变成的虚影是一个牧师,被千军一个盾击拍晕在地上,一拳清出了场。
  千军最近也开始使用拳头进行战斗,两个盾牌给手臂带来的重量感,使得千军的每一拳都附带有强大的破坏力,只不过还没有购买对应的拳套,打起人来自己的拳头也会受到损伤。
  随着白色国王的死去,所有剩下的白色棋子都纷纷变成虚影,走下了棋盘。
  料想的没错,沈谦也松了一口气。这样的话还有希望赢!
  白色的棋子一个个走下棋盘,黑色的棋子终于有了行动的空间。只是两三步之间,沈谦就发现了和白军对垒时完全不同的压力。
  每一步都有明确的意图,利用人数众多的优势来向前推进攻势,自己这边的四个人只要有一个有攻击的意图,都会接触到两到三个黑棋,而在刚才的缠斗中沈谦发现,只有是碰触到一起棋子,都会一起变成虚影,在狭小的地方被围攻,就算是千军也没有办法轻易获胜。
  沈谦自己是不能上前的,不仅仅是因为他左手受伤,无法战斗。更重要的是,沈谦代表的,是王!
  “破晓左斜三格,攻击顺序先前后左……破晓回撤一下,帮我挡住这个象,没错,就这样……”
  在沈谦的指挥下,黑棋的数量正在急速的减少。就算这样,现在的沈谦等人还是处于劣势。这个游戏里沈谦等人唯一的优势就是时间,在每次双方的动作完成后,沈谦等人都可以停下来休息,在保证有下一回合的作战体力后再进行移动。
  与此同时,沈谦也要确保在一次的双方移动中不要有人同时遭受两次战斗,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很难。还好的是,对面的棋手应该十分的贪婪,只要事先计算好对面最大利益化的走法,还是可以简单解决。
  又是一次双方移动结束,刚刚战斗过的千军和破晓坐下来休息,喝些药剂回复体力。这时候就看出来低抗性药剂的好处,在高强度的战斗中,连续的药剂使用并没有使得药剂因为抗性失去本来的作用。
  “准备一下,大约还有两轮就将军了,下一步倾城右前跳。”沈谦从地上站了起来,拍拍衣服上的尘土,发布了下一步的指令。
  顾倾城看了一眼沈谦:“我跳走后你一定会被攻击。”
  “放心,只是一个小兵。会是我赢。”沈谦将嘴里的麦芽糖全部吞下去,用完好的右手拿出法杖。
  双方开始了下一轮的移动,出乎意料的是,无论是沈谦这边还是黑棋那边,都没有选择战斗,沈谦这边是为了将顾倾城送进去进行斩首,黑棋这方也是看见了一直被保护着的沈谦身边出现了空隙。
  又是一轮移动,顾倾城已经接近了黑棋的国王,如果黑棋方面还没有动作,下一轮顾倾城就可以杀掉黑棋的国王。
  黑棋的打法也很简单,只要比你快一步杀掉国王就好,黑棋的一个小兵已经接近了沈谦。这一步黑棋没有选择防御顾倾城,而是让那个黑棋的士兵直接向前一步,攻击沈谦。
  沈谦计算着黑棋士兵前进和变成虚影的时间,向自己的脚下释放了影之钟,黑棋的士兵刚刚来到沈谦前方的方格,将自己变成了虚影,就被影之钟的效果剥夺了五感,差点摔倒在地。
  为什么说是差点呢?因为就在他要倒下的时候,沈谦一把接住了他,不是出于好心,而是为了下一步的攻击。将法杖反拿,沈谦腰间一扭,手上用力,直接就将法杖从虚影的心脏部位捅了个通透。
  这还没完,被捅穿心脏的虚影还没有做出痛苦的表情,沈谦就已经将法杖从虚影的身体里抽了出来。手中一转,将法杖变成正握的拿法,借助神力的特性,沈谦将法杖向着虚影的头上狠狠的砸去。一下,两下,三下,砸完三下的沈谦快步退后,手中戒指法阵亮起,一个火球术直接轰向了虚影的正脸。战斗发生的很快,快到破晓等人连小心谨慎之类的叮嘱都没来得及说。
  随着虚影的退场,沈谦送了一口气,示意顾倾城可以将军了。
  顾倾城还没有反应过来,沈谦刚才的攻击手段没有任何的战斗技巧,也没有美感可言,就是装备上的压制。
  压迫感,虽然心里明白刚才那样的攻击是基于装备上的压制,可是心里还是不由的产生了一丝压迫感。强大的计算能力,敢于近身搏斗的勇气,还有,战斗时无比专注的眼神。
  他会是一个好剑士!
  这是顾倾城心里的想法,也是系统在第一期世界给沈谦的推荐。
  不错,沈谦是有作为剑士的潜质,精确的计算能力和强大的学习能力,都是作为一个剑士应该拥有的东西,不过不光如此,沈谦自己也明白,自己战斗时候的眼神,是和平时不同的眼神。
  专注,百分之一百的专注,本来沈谦的眼神就是十分清澈的那种,像是一汪湖水,而在沈谦战斗的时候,就像是本来清澈的湖水突然静止,关注的这种眼神,会让人有一种时间减慢的错觉。
  天生如此,这是沈谦给破晓和千军的回答。在沈谦需要专心的时候,沈谦一定能做到完全的专注,而且这种专注力还会随着事况的危机程度而逐渐增加。
  不过就算这样,沈谦还不了解,那两次超乎常理的完美状态到底是源自什么。
  “完美状态”,这是沈谦自己起的名字。
  在那种情况下,自己的计算能力,判断能力,还有对事物的理解和学习,都近乎完美,好像没有任何的弱点。除了性格上些微的变化,那种状态下的自己显然是最完美的自己。
  像是刚才的攻击,其实沈谦就是在模仿那种状态,之所以说是模仿,从刚才的退步火球术就可以看出来,如果是那种状态下的自己,发现三下攻击没有杀死后,可能会将法杖再一次的插进怪物的心脏,而不是后退。这两种判断说不上那种更好,都是很适合当时情况的做法,却有完全不同的思维逻辑。
  黑棋的国王一死,所有的黑色棋子全部消失掉,又出现那刻着小恶魔浮雕的石门,这次没有等沈谦回答问题,这个小恶魔的浮雕就自己隐去,变成了可以通向下一层的石门。
  千军看着眼前这一幕,问沈谦:“这什么情况?不用回答问题了吗?”
  “不用,这里还是第二层,就算大小和气息都不一样,这里也是第二层。每层的怪物可以做到刷新,谜题不可以。”
  沈谦从戒指里取出一些柴火和杂七杂八的东西,对破晓说:“烧烤架在你那里吧?”
  “嗯,在。晚餐时间到?”
  沈谦拿出一个小型的石磨交给千军。千军熟练的接过石磨,将石磨上的豆末抹去,换成一种黑色的浆果。把手环中的盾牌取出来放在一边,双手飞快的转动起石磨。
  破晓将一个烧烤架从自己的包囊中取出,架在刚刚摆好的柴火上,沈谦用戒指上的法阵激活一个小火球,点燃了火柴。从戒指里取出一条条切好的精肉,沈谦将烧烤的任务交给了破晓,自己则取出一个薄薄的金属片,点一个火把。在金属片上抹上油,沈谦将一个个压好的土豆饼拿出来,在金属片上煎烤。土豆饼是用土豆泥和一些野菜揉成,本来就是熟的。放在金属片上,很快就开始兹兹的响。
  沈谦用一双筷子夹起一个土豆饼放在盘子里,招呼顾倾城:“看见那个金属架了吗?横过来放,对。木板铺上,对,就这样。来尝尝,西式土豆饼。”看顾倾城没有动作,沈谦将盘子放在刚搭好的桌子上。
  “我和餐馆老板学的,味道不错。”
  顾倾城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你们这生活有点太好了吧!那个高个子,你在磨的是咖啡吧?是咖啡吧!游戏里怎么会有烤肉架啊!还是双层的!土豆饼……你用内甲煎土豆饼在乎过土豆饼的感受吗!
  千军抬头看了眼目瞪口呆的顾倾城,摇了摇头。刚跟破晓沈谦两个人一起吃饭的时候,自己也是这样的表情,而且那时候的吃法还要正常些。但是在沈谦得到空间戒指之后,正餐的规模就在不停的增长。就拿自己现在在磨的东西来说,这叫酒哭豆,寒冬城的一大特产。研磨后倒在水里过一遍,水就会变成烈酒,但研磨起来实在是太过于困难。破晓那的肉也是,肉质很好,但是很容易焦糊。这样的东西本应该在餐馆厨房精心料理,但这两个人不满意在外面只吃干粮。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