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玩家请上车 / 第4章 饥饿

第4章 饥饿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高管男主动拿出了身份证:“我叫李飞,是飞跃集团的总经理。”
  “我看前后的车厢都有人,我们同一个车厢的应该先团结起来,免得发生变故来不及反应。”
  进化者出现一个月,许多人都遭遇过同类,高管男的话有些道理,大家都是一条线上的蚂蚱,比起同车厢乘客,他们更要防备前后车厢的进化者。
  大家坐回位置上,睡衣男和吊带女分别报上自己的名字。
  “我叫陈益,但我没带身份证。”
  “何洋。”
  “徐获。”简单报上自己的名字,徐获点了根烟。
  “我叫严嘉鱼,刚刚还俗。”旁边的小姑娘抓了抓狗啃式短发,腼腆地对他道:“你能出去抽吗?吸二手烟对身体有害。”
  徐获动作顿了下,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然后点点头。
  “哧!”对面的浓妆女人嘲笑道:“这年头,连尼姑都还俗了。”
  严嘉鱼面色微红,低头揪着百衲衣上的小布袋,“阿弥……师父说我尘缘未了。”
  不过浓妆女人没有纠缠她,而是冷下脸道:“你们要玩你我我好大家好的游戏随便,别带上我。”
  李飞劝说道:“这也是为了大家好,彼此知道姓名身份,谁也不敢乱来。”
  “现在国家在查吃人的进化者,大家都知道吧。”
  “说句难听的,如果吃了人,只要三天后有人下了车,谁也跑不掉。”
  义正言辞的话并没有压住浓妆女人,一米八的大块头钻头般立起,她大开大合走过去揪起李飞:
  “我说你装什么好人呢,看到车厢前头的铭牌没有?”
  “二等座,特等座、一等座、二等座、三等座,资产越多的人坐的车厢越靠前,比起三等座那些倒背债的小流氓,咱们这车厢里的都是穷光蛋!”
  “你一个高管,飞跃集团名气还不小,一年怎么也有几十上百万的收入,不然你说说你怎么混到这地步的?”
  原来游戏提示的资产是这个意思,李飞脸色青白,“炒股亏了点钱,这不犯法吧,我只是想大家相安无事地度过这三天,又没有恶意。”
  浓妆女人显然并不相信,丢开他环视车厢内其他人,加重语气道:“我劝你们别太相信别人,这年头弄一张假身份证不难,别傻啦吧唧的把自己抖落干净了,就算让你活着下车,你能保证活到报警那时候?”
  互诉身份看起来是加了一层保险,但如果这节车厢里有吃人的进化者,明显风险更大。
  谁也不是傻子,互相警惕中多分了李飞一点防备。
  “你知道初审列车的情况?”徐获抖烟的动作顿住。
  “知道的不多,上了这辆车就只有一条,那就是活着下车。”浓妆女人冷哼道:“我知道这里肯定有人吃过人,我警告你们,最好不要打我的主意,否则……”
  她一拳捶在桌上,在金属制的桌面上留下一个深深的拳印,威慑力十足。
  普通进化者还没有达到徒手怼钢铁的强度,徐获抬了抬脚后跟,没感觉到任何变化。
  看来职业区分后每个人的特性也不同。
  “姐姐,还有别的吗?”马尾小姑娘小心翼翼地问:“这个游戏到底要怎么玩啊?”
  “不是说了老老实实活到下车?废话那么多!”浓妆女人不耐烦地坐下来,又瞪着对面的人。
  徐获配合地夹着烟往前门走。
  刚握住门把手就被李飞拦住,“播报说不能随意去其他车厢,你开门出去万一触动到危险的东西岂不是要连累我们所有人?”
  徐获指了指外面的洗手间,“不能去其他车厢,不是不能出去。”
  李飞连续被扫面子,神色不快地盯着他。
  徐获拉开车厢门走出去。
  外面的过度车厢长度有二等座车厢的一半,左侧洗手间,旁边有一些应急物品,右侧是上下车门。
  他试了下打不开,而且整辆车一直沿直线奔驰,左右风景不变。
  车厢不太隔音,看到前面车厢有人起来走动,徐获重新抽了支烟,去拉前面车厢的门,两秒后又改成了按铃。
  片刻后车门打开,不过却是一等座里一个花臂壮汉打开的,恶声恶气的,“干什么?”
  徐获在里面瞄到一张熟面孔,若无其事地递了支烟过去,“借个火。”
  花臂大哥虽然一脸不耐烦,但还是丢给他一个纯铜打火机,丢下一句“没事别乱窜”火速拉上了门。
  隔着车门,徐获看见有一面之缘的聂玄朝自己点了点头,转身去了洗手间。
  再回二等座车厢时,李飞几人已经在研究乘车规则。
  “必须消费可以理解,但是为什么要熄灯啊?”原本坐在中年妇女一桌的男女到了李飞旁边,瓜子脸的精致女人不高兴地道:“这破地方又没有床,想睡会儿觉都不行。”
  “你还想睡觉?”方脸男人怼她,“别到时候死的不明不白。”
  “那旁边有开关,可以开。”李飞道:“这种小事有什么好争的,别因为这个影响内部气氛,别忘了我们前后还有车厢。”
  “李哥说得对。”瓜子脸附和。
  “狐狸精!”中年妇女神色忿忿,低声骂道。
  “韩教授,我有点害怕。”徐获旁边的座位上,马尾女学生紧紧抓住韩教授的手臂。
  “别害怕,老师会保护你的。”韩教授额头冒汗,脸色白的不如说话那么有底气。
  “有什么好怕的?”何洋一双手快速在手机上飞舞,一边道:“谁要弄你,弄回去就是了,大家都是进化者,越年轻进化越快,现在我随随便便能打两三个成年男人。”
  徐获留意了一下,这时候十二个人中已经出现了小团体。
  高管男李飞、睡衣男陈益、瓜子脸女人、方脸男人抱团,四人移到了同一桌,吊带女何洋和女学生包上有同一个夏令营的钥匙扣,算上姓韩的教授,姑且算一起的。
  另外中年妇女、浓妆女人,徐获和身边的严嘉鱼,以及单独坐在最后一排的老人还没有阵营。
  “他们搭伙,我们也搭伙。”中年妇女绕到浓妆女人旁边,“那里一边四个,一边三个,一个人太吃亏了。”
  说完又瞧着徐获,“小伙子,剩下的人里就你看起来顶事,你可得拿出担当来。”
  徐获笑了笑,“阿姨,你吃过人吗?”
  中年妇女脸僵了僵,“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吃人!”
  徐获胃腹饥鸣,不再搭理她。
  中年妇女哼了声,扭着屁股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没吃过人吗?
  打从上车开始,徐获感觉暴食欲望增加了一倍,面对“快递女”尚有自制之力的他甚至要克制去看身边玩家的冲动,靠近交谈、来回走动、争执,只会放大暴食欲望,但李飞等人神色从容,可见并不是饿着肚子上车的。
  中年妇女还有空骂瓜子脸,完全没有被暴食欲望迫至临界点的紧绷。
  这种暴食欲望无法用正常食物缓解,李飞几人没沾过人血的可能性不大。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