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玩家请上车 / 第12章 怪物

第12章 怪物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你声音小点,万一又惊动了那些怪物怎么办!”中年妇女惶急地呵斥。
  “那些东西对声音好像没反应。”严嘉鱼道:“昨天每节车厢都有动静,它们也没反应,是三等座开了灯后……”
  原来乘车规则中熄灯是这个意思,二等座只是被余光照了一下就引来了好几只怪物,三等座那边肯定全灭了。
  “这不是坑人吗?”中年妇女抱怨道:“这什么破车,要说也不说清楚,摆明了让我们送死,晚上谁敢摸黑出去上厕所,肯定会开灯的……”
  “那些怪物真的是玩家变成的吗?”没理会她,浓妆女人问,“好好的人怎么会突然变成怪物?”
  车厢外传来令人毛骨悚然的吞咽声还没结束,成为玩家上车来和吃人玩家拼命,差点沦为怪物腹中食还不算,连自己也可能会变成那种理智全无形状怪异的怪物?是个人都没法接受!
  车厢一片死寂,过了一会儿,徐获才开口:“刘佳,我手臂受伤了,你来帮我下。”
  刘佳连忙过去,刚摸到桌板,手就被拉住。
  徐获一边在她掌心划字一边说:“窗外那些东西多半是玩家变异来的,但不代表每个玩家都会变成那样。”
  其实不用刘佳说,光靠刚才看到的,他也能猜到那些“怪物”的真正身份,它们外形和人类相近,但手和脚像是二次发育了一样异常地长,身体虽然干涸,速度和力量却格外惊人,本质上很像进化过后的人。
  “我猜测应该是上车后没有进食的吃人玩家才会变异。”
  他们所有人都吃过列车上的食物,问题不在这儿,那么可能与吃人玩家的特殊有关。
  瓜子脸女人死后,有三个人进食,其中没有老人的话,异变的关键就在这儿了。
  “老人家是吃人玩家?你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他没有进食?”
  严嘉鱼和浓妆女人一前一后发问。
  “他肩膀的咬伤的朝向,如果有人从正面袭击他,应该会留下伤。”不单是伤,气味、衣物布料甚至头发的长短都是可能被捕捉到的信息,但老人家只说被咬了一口,没再提其他,所以齿印多半是他为了压抑进食冲动自己咬的。
  “也许昨天晚上咬掉那个女人一块肉的就有他,至于咬伤,另有原因而已。”浓妆女人显然不信。
  “如果进食也会异变,今天晚上我们车厢应该不止他一个。”徐获冷淡道。
  “在变异的情况下还救了我一命,我相信那位老前辈的品格。”韩教授道。
  浓妆女人冷笑一声,“他可是吃人玩家。”
  “他救了一个人。”这次说话的是王小慧。
  “不管怎么样,人都死了,再争这些也没用。”一说那些怪物原来也是人,而自己也没有异变的风险,中年妇女胆子顿时大了,还啧啧惋惜:“就是何洋那小姑娘,青春靓丽的没了多可惜。”
  李飞是严嘉鱼杀的,老人变成了怪物,唯独何洋消失的悄无声息,连一丝痕迹都没留下,就是不知道是被怪物袭杀还是被吃人玩家趁乱弄死了。
  “比起死了的人,最要紧的是外面的怪物吧。”浓妆女人道:“天知道它们会不会再进来?”
  “那密密麻麻的……”她突然把话题转向刘佳,“怪物变少没?”
  “我不知……”刘佳下意识回答,说到一半反应过来立刻改了口,“没有,全都趴着没动。”
  浓妆女人过了两秒才语带笑意地说:“你这个能力挺厉害的啊,能在夜晚视物。”
  刘佳心高高地提起来。
  昨天她被窗外的东西吓住了,只看到陈益攻击徐获,回过神来时瓜子脸女人已经死了,她只来得及看到浓妆女人从她身边退开,而且拿了什么东西在嘴边一抹,血迹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不敢乱说,只把这件事告诉了韩教授,浓妆女人知道了她有夜视能力出言试探,一定是猜到了她的能力时间有限,为了自保她肯定会对她下手!
  刘佳很害怕,强自镇静地把浓妆女人的事比划给徐获,还提了提王小慧身边似乎有一层保护膜可以隔绝攻击的事,刚才其实有怪物撞到她身边,只是被弹开了。
  这件事倒是让徐获很意外,不管是特性还是道具,这比普通的增强体能强太多了,不过以王小慧的身体条件,单纯拥有力量很难活下去,这也算因人制宜。
  列车规定不能随意进入其他车厢,王小慧违背了这条,不知道会有什么影响。
  但她还能保护自己,可想这个惩罚并没有达到危机生命的程度。
  “一个车厢到底有多少吃人玩家啊?”刘佳忍不住问,她现在不敢轻易相信任何人,甚至后悔心软同意王小慧进来。
  “人数一半对一半吧。”徐获道,“六个吃人玩家,六个普通玩家。”
  “那咱们这里还有多少吃人玩家?”中年妇女搭腔。
  “应该还有两个。”严嘉鱼道:“昨天晚上死的两个人,还有李飞和那个老人家都是吃人玩家。”
  “被杀的那个女人也有可能是吃人玩家。”浓妆女人道。
  这不好说,毕竟她是被杀。
  “刘佳,你昨天看到了吗?”浓妆女人把问题抛出来。
  刘佳一阵紧张,但接到徐获的暗示后道:“我没看见,当时被吓到了,而且徐先生和陈益又在跟前,我光顾着看他们了。”
  浓妆女人不语,徐获紧接着道:“我倒倾向于那个女人也是吃人玩家,她上车的时候身上有很浓的血腥味。”
  “可是我们车厢多了一个人。”中年妇女道。
  “我不是吃人玩家。”王小慧解释道:“我不能站不能走,怎么可能去吃人。”
  黑暗中响起细微的布料摩挲声,过了几秒韩教授道:“还剩一个吃人玩家,也不用过于担心,我们有六个人。”
  口中这样说,但韩教授仍旧担心,他之所以不让刘佳说出怪物的事,是害怕会有玩家在极端情况下盲目行动,三等座自爆就是个例子。
  明知道浓妆女人是吃人玩家,车厢里的尸体也被怪物带走了,他不清楚此前她是否进食,现在他最担心刘佳。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