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玩家请上车 / 第15章 搏杀

第15章 搏杀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小心!”就在刘佳身边王小慧推了她一把,滑动轮椅撞了上去,当接触中年妇女的瞬间,她周围弹出一道半透明的光柱,对方的刀像是砍在了弹簧上,不但没能穿透过去,巨大的反弹力反而连人带刀一块儿给撞飞出去!
  中年妇女撞在玻璃窗上,惊怒交加却不敢再继续纠缠,爬起来冲向前门,但门拉开的刹那,一道黑影弹射般出现在她身前,手掌飞快从她脖子上抹过!
  鲜红的液体喷溅而出,那人将中年妇女推回车厢,自己也跟着进来了!
  这是个个子很高的男人,他带血的手在嘴上抹了一把,眼睛却盯着车厢里的其他人。
  距离上离他最近的是徐获,不过男人目光游移后直接跳过了他,落在了两米开外的严嘉鱼身上!
  在车上待了两天,基本的应急素质玩家们都具备,所以中年妇女被杀的时候,刘佳三人就退后了。
  王小慧的特性用不了多长时间,刘佳和韩教授都不是能动手的人,而且韩教授还受了伤,剩下能打的只有徐获跟严嘉鱼!
  被盯上的严嘉鱼跟徐获打了个眼神,往窗口破洞处退了一点,一脚踢开了搁在下面的桌子。
  那个一等座的吃人玩家瞟了眼便将目光移回她脸上,毫不拖泥带水地出手!,男人虽然伤了左臂被迫逃出一等座,但二等座残的残伤的伤,哪怕他受了伤,对付一个小姑娘还不手到擒来,所以他右手夹着刀片,要如法炮制料理掉严嘉鱼。
  严嘉鱼立在窗边,看似退无可退,但她却十分冷静,右腿后划搭成弓步,重心迅速下移,分毫不差地躲开了对方的攻击,刀片从她头上扫过的同时,她青筋狂鼓的拳头顺势砸进了男人胸口!
  “喝!”
  不知道这一拳有多大的力气,但“咔嚓咔嚓”的骨裂声响了三次,男人口喷鲜血,弓着身连连后退,紧跟着被严嘉鱼一个膝顶打中下巴,倒地时脑袋以一种活人不可能的角度朝身后翻转着,瞬间气息全无。
  严嘉鱼抓抓头发吐了口气,念了句阿弥陀佛,正要把尸体搬到一边去,谁知道刚凑过去,男人僵直的眼珠陡然转动,像恐怖片里的鬼怪一样暴起,朝她咽喉咬去!
  徐获就在严嘉鱼背后,扯开她的同时将刀刺向男玩家,只听“嘎吱”一声,男人竟然将刀刃包入了口腔,牙齿狠咬在刀刃上!
  感觉到手上的拉力,徐获另一手拽住握刀的手腕横向一推,切开男人腮颊的时候回肘重击在他太阳穴上!
  即使是强悍的吃人玩家,太阳穴也是极其脆弱的地方,男人虽然下意识偏过了头,但还是被打得两眼翻白,严嘉鱼趁补了一脚,男人便飞撞到玻璃窗上,闷哼一声闭上了眼睛!
  “他还没死!”刘佳指着男人弹动的手指,跟韩教授两个抓着桌椅冲上去慌乱地一顿乱敲,直打到人血肉模糊才又小心地把人抬起来往窗外一丢!
  看着男人的身影消失在了悬崖下,韩教授才松了口气,“一等座的吃人玩家太厉害了。”
  竟然还能以那种方式装死,要不是徐获反应快,严嘉鱼说不定会搭上小命。
  “不是一等座的玩家厉害。”徐获道:“玩家之间没有明显的实力分级,只是恰好我们碰到的都是生手。”
  二等座只有浓妆女人较强,其他玩家从身体素质到经验都不行,否则不会这么容易被拿下,如果换了他,一等座的普通玩家第一晚就该死掉一半。
  三等座是自爆了,不然以那种厮杀程度,一定也会有玩家逃出来,如果其中有异变成怪物的玩家,金属门是否能抵挡得住就很难说了。
  至于中年妇女,算她运气不好。
  严嘉鱼有些后怕,“等会儿我把前门堵住。”
  刘佳看了看中年妇女的尸体,不解地道:“不是只有六个人吗?怎么多了一个?”
  “我知道了,前天晚上被杀的女人不是吃人玩家。”
  “不是她,应该是陈益。”徐获蹲下来检查中年妇女身上的东西,,还有一张全家福,上面的两位老人和一名中年男子都被划烂了脸,剩下中年妇女和一个年轻女孩。
  用带血的围裙把她的脸盖上,回头简单解释了下陈益的事。
  如果他只是为了进食,首选应该刘佳,两人离得近,而且制服一个女大学生比一个成年男人容易,或许是为了白钞,或许是为了可能存在的游戏奖励,他选择徐获下手。
  当然也有可能他想二者兼得,不过这对进食欲望迫切的吃人玩家来说,明显不划算,而且,“是不是饿着肚子上车,差别很大。”
  车厢里其他几人沉默了,他们完全没看出来,上车的时候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车厢里全是其他人的味道,光是压抑袭击他人的欲望都十分艰难,更别说分出精力去观察其他人。
  “你看起来也不像饿着肚子上车的。”严嘉鱼忽然道。
  情绪几度起伏的刘佳三人惊魂未定地看着他们,视线在两人之间徘徊不定。
  徐获慢条斯理点了根烟,毫不避讳地吐了口烟气,站在狼藉中从容地道:“你猜呢。”
  “我觉得你是好人。”严嘉鱼把百衲衣小口袋里的干果全部掏出来,“咱们来砸核桃吃吧。”
  接下来的时间很平静,用仅有的白钞换来少量食物和水,再加上零食,那种暴食欲望好像彻底抽离了一般,吃过午饭后,几人还轮流睡了一觉。
  等到了快熄灯的时候,韩教授自觉搬了张桌子去后门,他的状态要比早上好很多,但说不准晚上会发生什么,所以还是照旧按商量的来,严嘉鱼守着他。
  这样一来,剩下的三人要分别守住左右窗的破洞和前门。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