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玩家请上车 / 第19章 吊尸

第19章 吊尸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徐获往前看,一座中式风格的老旧山庄立在小路的尽头,外头没有路灯,唯一的灯光来源是门口石狮子嘴里别着的白色灯笼,萎靡的光线仅照亮门前几平,恰好可以将站在那里的几个人看清。
  贴门站着一个身材高大的外国小伙,金头发蓝眼睛,他正在和身边手里提溜着一件牛仔外套的年轻男人说话,而年轻男人的左侧蹲着个肌肉男在抽烟。
  几步之外的石狮子旁边,立着一个西装笔挺的中年大叔,衣着讲究,一派成功人士的模样。他左右各有一名女玩家,头发一长一短,两人离他很近,视线却不约而同地落在对面一个秃掉一半脑袋的中年油腻男身上,神色厌恶。
  中年秃后边是一男一女,男的浑身名牌、神情倨傲,女的画着烟熏妆,神态亲昵。
  另外还有一个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单独站在旁边。
  总计十人。
  这十人等的不耐烦了,见到姗姗来迟的袁耀和徐获,表情都颇为不善,肌肉男唰地站起来,“你们怎么不等到天亮再来?胆子这么小回家吃奶去啊,玩什么副本!”
  徐获被往后缩的袁耀撞得烟一抖,他笑着递上烟,“兄弟,消消气,车就这个时候到,我也没办法。”
  肌肉男冷哼一声直接打开他的手。
  旁边的牛仔男不咸不淡地道:“大家现在坐在同一条船上,何必伤和气呢?”
  “是不是同一条船还不好说。”中年秃盯着两名女玩家阴阳怪气地道:“要脱了衣服才知道。”
  长发女玩家拥有一头及腰的浓密黑发,看上去清纯可人,她对中年男人的恶意很反感,但只是皱了皱眉没说什么。
  短发女玩家显得活泼干练,也更泼辣,她不客气地道:“看见个女人就想让人脱衣服,你怎么不让你妈脱给你看?哦,像你这样又丑又秃的贱男人,我要是你妈恨不得从来没生过你!”
  中年秃脸皮红的发紫,冲过去就要打人,这时西装男出手了,挡住他的巴掌道:“大男人跟女人计较什么!”
  外国小伙也过来拉他,用夹生的普通话说:“万,绅士一点!”
  被外国小伙称作“万”的中年秃虽然在体格上占优势,但愣是让两人架着动弹不得,看其他人都在看自己笑话,拉不下面子就回头冲徐获和袁耀吼道:“看什么看!”
  徐获笑了笑没吭声,这些人相互应该认识过了,不过过程不太愉快。
  “我说你们掰扯什么有的没的?”富二代搂着烟熏妆不悦地道:“这外头雾气越来越重,还要在这儿喝多久的风?”
  富二代算是来的比较早的,还以为早到能抢占先机,谁想到人没到齐根本进不去山庄。
  西装男对了眼时间,“被大雾覆盖的地方应该不属于副本,游戏内容大家都知道,山庄里有砍头魔游荡,如果我们还待在这里,说不定会遇上危险。”
  “那还等什么,赶紧进去啊。”肌肉男一马当先去叫门,“有活着的人没,开门!”
  木门被拍得砰砰作响,但就是没人应声。
  “也许要等到十二点门才会开。”徐获在后面说了句。
  肌肉男脸一拉,“老子不信这个邪!”
  说完往门上踹,没成想脚还没落上去,木门嘎吱一声自己开了,他受不住力人跟着栽了进去,摔出一声闷响。
  门外的人三三两两地笑出声,富二代幸灾乐祸地跟进去,“让你不看表,现在刚好十二点。”
  剩下的十一人进入山庄。
  山庄里比外面好不到那儿去,摆在他们面前的先是一个绿植浓密的花园,除了一条贯穿其中的鹅卵石路勉强能过人,其他地方被挤得满满当当,手脚难进。
  不过顺着小路能看到几盏路灯,有指示牌写着前方登记。
  “这儿树怎么那么茂?”烟熏妆抱怨道,“也没人修剪一下。”
  “不奇怪,这里说不定早就没人住了。”富二代道。
  “应该有人住。”西装男道:“石子路上干干净净,落叶和灰尘都没有,肯定有人定时清扫过。这附近看着不像有人烟,上下山不方便,住在这里更合理。”
  “我操!那就是NPC了!这龟孙子不出来开门!”肌肉男撸着袖子开骂,“人呢,人死到哪儿去了!”
  “咕咚!”走在后面的长发女玩家吞了口口水,指着树丛一处,带着哭腔道:“你们看那是不是个人……”
  众人回头,只看到黑黝黝的林子立伸出一棵格外高的树木,枝丫上挂着两条黑影,下面坠着一个重物正在晃荡!
  被杀了?!
  “快过去看看!”一群人在树林里找了会儿才发现门口那边靠着围墙的地方有一条逼仄的小路,正好通向高树方向。
  但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人就那么静静地挂在树上,舌头伸得老长,还有口水往下滴。
  “呕!”长发女玩家膝盖一软跪在地上。
  其他玩家脸色也不太好看,这个人应该是山庄里的,可能知道一些有关山庄的内情,但那么巧,他们刚来人就死了,就像有人守着时间杀人然后让他们发现一样。
  虽然不知道杀人的是不是副本提到的砍头魔,但有这么个杀人犯在周围盯着他们,简直让人不寒而栗!
  “我觉得,他可能是自杀的。”徐获在周围兜了一圈回来说。
  其实这附近的情况一目了然,人上吊的树下是一个几平大的小木屋,只有一张床和一些伐木工具。
  木屋后面有好几座坟包,其中一座是新的,地上的纸钱还没烂。
  他拍拍尸体脚边高高垒起的木材堆,“这个高度人爬上去刚好挂上。”
  “也许是被人活着挂上去的。”中年秃道,“这里又不止他一个人。”
  “但根据副本的说法,砍头魔难道不是砍头吗?”外国小伙不解。
  西装男简单检查了一下吊死男人的尸体,神色复杂地道:“可能真的是自己上的吊。”
  “他应该病了很久了,身上全是脓包。”
  徐获过去抬起尸体肩膀一看,大片的绿色脓包长满了后背,看不到一点原来的皮肤。
  袁耀走过来,“徐哥,有什么发现吗?”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