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玩家请上车 / 第21章 飞斧

第21章 飞斧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哐当……哐当……哐当……”
  断断续续撞击从雾中传来,在这种深山老林像是被无限放大一样,清晰地钻入耳中。
  “小木屋的门是扣住的。”徐获道。
  小木屋用用的是老式的搭扣锁,玩家把尸体抬进去后出来顺手挂上了锁——死者为大,这么做是以免有野兽破坏尸体,但现在有人在撞门。
  “有有有鬼?”袁耀话都说不利索。
  “鬼还用撞门?”徐获绕去门口,刚拉开门便听到里侧传出“哗啦”声,同时还有张雄的吼声。
  这时候已经有几名玩家闻声出来了,几人奔至张雄房间外,走前面的富二代二话不说踹开门。
  房间里灯亮着,一眼就能看到满地的玻璃碎片,黄俊杰满头大汗地靠在墙边,左手使劲按着右肩,源源不断的鲜血从他指缝中涌出,已经在地上蓄积了一小滩。
  张雄扶着他,正把自愈剂往他嘴里倒!
  “这是怎么回事!”王伟挤开徐获连忙走上去帮忙,黄俊杰腾出手来,脸色煞白地道:“是砍头魔!”
  众人脸色一变。
  “你被砍头魔袭击了?”徐获问道:“你见到人了?”
  黄俊杰摇头,“当时我刚检查完外面的围墙,正要回房间的时候被院外飞来的斧头袭击了,幸好躲得快,要不然脑袋都会被削下来,等我转过去看的时候,只看到一个黑色影子从院墙外面跑过去。”
  徐获往院子里看,山庄全是露天温泉,院子和房间仅隔着落地窗,四周围是用绿植搭起来的围墙,至少高出人一个头,哪怕黄俊杰只看到个头,那砍头魔的身高至少两米朝上。
  “开什么玩笑!”富二代道:“外面的院墙有两米高,你怎么可能看得到人?”
  “少说二米三四,”黄俊杰补充道:“我看得清清楚楚,他头上戴了一个黑面具。”
  “会不会是你眼花了?”杜蓝蓝道:“毕竟天那么黑。”
  “不会有错。”黄俊杰神智很清醒。
  “斧头呢?”徐获扫了眼石地上利刃磕出来的痕迹,“如果对方用斧头袭击你的话,斧头应该落在院子里。”
  “这才是令我费解的地方,斧头自己飞出去了。”黄俊杰道,像是被吸走了一样。
  自己飞出去?
  “真的,我亲眼看到的。”张雄赶忙补充。
  “怎么可能!”袁耀失声道:“你的意思是说有个接近两米五的杀人狂拿着一个会飞的斧头在山庄里游荡?”
  徐获目光从院墙移回满地的狼藉上,这做法有点简单粗暴,和游戏描述有些出入。
  “也未必是人啊……”王伟抬起头来道:“这可是游戏世界,有鬼怪也不奇怪啊!”
  “我们进的不会是鬼怪副本吧?”夏果搓着胳膊,“还有刚才的撞门声,绝对是木屋那边传出来的,可之前我们已经检查过了,那附近根本就没人啊,不是鬼,难道是诈尸?”
  外国小伙亚伯握住脖子上挂的十字架,“我第一次进副本,游戏副本是这样的吗?”
  “谁他妈知道!”中年秃万志康暴躁地道:“我们都是第一次来!”
  游戏提示也没说这里闹鬼,他们都认定“砍头魔”是潜藏在山庄里的杀人犯,自己的对手是人。
  是人就能对付,鬼怎么对付?
  “什么撞门声?”张雄问道。
  杜蓝蓝立刻把事情说了,他们之所以能来的这么迅速,其实也是因为这个声音,他们本来就打算出来看看。
  “现在好像没响了。”她把希冀的目光投向黄俊杰。
  “可能是野猪一类的猛兽。”黄俊杰精力不济地道。
  “我看你们是自己吓自己。”刘圆圆对着小镜子补自己的口红,边道:“什么鬼啊怪的,说不定是砍头魔故意吓唬人,身高嘛,外高跟加内增高,我都能接近两米,外面又乌漆嘛黑的,斧头上有线你们又看不到。”
  这么一解释,好像也挺有道理的。
  “要不我们出去看看?”袁耀看向徐获。
  “天太黑了,山庄里又没有照明用具,明天白天再说吧。”徐获道。
  “说得对。”富二代给了他一个赞赏的眼神,“光凑在这里瞎嚷嚷有什么用,明天把山庄翻个底朝天,我不相信还找不到个砍头魔。”
  说完他就搂着刘圆圆走了,其他玩家你看我我看你,也不敢出去,只好各回各的房间。
  “你们今晚来我们房间吧。”徐获道:“万一砍头魔杀回马枪呢?”
  “有道理!”张雄忙扶起黄俊杰,袁耀也过去帮忙。
  四人转移到同一个房间,徐获把床让给了黄俊杰,自己窝在了小沙发上。
  “谢谢你们了。”黄俊杰由衷地道。
  徐获笑着点点头,靠着沙发睡了。
  相安无事过了一夜,到第二天天快亮的时候,他被一阵“咔咔”的声音吵醒,翻身坐起来,他走到院子里,循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
  这么巧,又是木屋那边。
  “这是什么声音?”黄俊杰也醒了,“你们昨天听到的就是这个?”
  “不是。”徐获抹了把脸往大堂走。
  万志康和亚伯已经在大堂里了,亚伯捏着十字架,嘀嘀咕咕地念着:“阿弥陀佛,哈利路亚,阿门……”
  “你们外国的神管不到我国的鬼。”富二代也出来了,侧耳一听,“这好像不是撞门的声音。”
  “是劈柴声。”徐获道:“木屋那边的伐木工具里就有斧头。”
  “难道砍头魔大白天的不藏起来还跑出来劈柴吗?”刘圆圆道。
  “是不是去看看就知道了。”王伟道。
  等杜蓝蓝和夏果出来后,一行人走出住处往小木屋那边去。
  这时候天还没有大亮,或者说在这么浓重的雾气下,天色只能亮到这个程度,众人绕过大门口的小路从林子里走出去,远远就看到一个人影站在木桩前,高举着斧头将圆整的木柴一分为二。
  “那个人穿的衣服有点眼熟啊……”杜蓝蓝哆哆嗦嗦地道。
  似乎是听到了声音,人影回过头来,正是昨天在他们面前吊死的那个人!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