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玩家请上车 / 第26章 逼问

第26章 逼问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我没什么好说的。”劈柴人阴沉着脸,“我不知道什么玩家什么滞留,我从小到大一直住在这里。”
  徐获“啧”了一声,处在阴影中的面孔看不清表情,但下一秒,铁铲锋利的边沿抵在了对方的脖子上,语调冷漠:“玩家是有些奇异的特性,那就来试试砍断脖子是不是也能死而复生。”
  劈柴人这才慌了,连忙道:“你不能杀我,要是杀了我你别想通关游戏!”
  “你不是不知道?”
  劈柴人强笑道:“我可以给你通关提示,前提是你不能把这件事告诉其他玩家……”
  铁铲毫不留情地按下去。
  鲜血顺着脖子流出,劈柴人口中发出不成调的呃呃声,两眼死死瞪着徐获,挣扎片刻后不得已服软:“我……说……”
  徐获松开手,把没抽完的烟屁股塞进他嘴里,“说吧。”
  劈柴人狠狠把烟屁股吸掉才开始说自己的事。
  他是两个半月前进入温泉山城站,在这之前已经经过两个E级副本,也算是老手。不过没想到第三次副本碰到的玩家都不是正常人,除了死在砍头魔手上的,其他玩家几乎都死于自相残杀,他还是交出了所有道具才得以保命。
  命是保住了,但副本结束的时候,他既没有拿到车票,也没有拿到回程票,又不能离开,只能滞留在山庄里。
  为了从后来的玩家手里拿到车票,他伪装身份住在木屋这边。
  以进化者正常的身体状态,他凭借先机,要杀死玩家抢到车票不难,但在山庄待了半个月后,他身上开始起绿色的脓包,身体随之消瘦,体能几乎跌回普通人的水平。
  前前后后来了好几十个玩家,他只敢挑看起来最弱的下手,结果这帮人比他还不如,别说车票了,道具、药剂,要啥没啥,并且他们死后,尸体不会随着副本刷新而消失,他不得不把人埋在木屋附近。
  “你身上的病,是因为缺失副本?”徐获听完后问道。
  “我哪知道。”劈柴人气恼地道:“第一次没参与副本的时候,游戏告知我会在三个月后被强制传送进B级随机副本,缺席的次数越多,副本危险等级越高。E级副本我都只是险险保命,B级副本不是只有死?”
  “可拿不到车票我也没办法,你以为我想杀人吗,谁进游戏之前不是老老实实的好人……”
  “你的游戏任务是什么?”徐获不为所动地打断他。
  劈柴人咬牙,“保护我方头颅。”
  徐获微微皱眉,副本任务相同,劈柴人成功活到了副本结束,却没有拿到回程票,这说明他没有通关。
  所以单是活到任务时间结束并不算通关。
  “你有多久没喝过进化剂?”他又问。
  “三个月……”劈柴人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进化剂,没喝进化剂才会得这种怪病!”
  徐获没理会他的嚎叫,脑子里想着另一件事。
  结合劈柴人进入副本的时间,他是在停用进化剂至少一个月后才出现了病症,进化率低于百分之十的玩家每月必须要服用一瓶进化剂,这是低配药剂的副作用还是进化本身产生的弱点?
  如果单是药剂的问题,寻找高阶就可以解决问题,但要是进化本身的原因对药剂产生了的依赖性,那玩家终身都不可能摆脱药剂的控制。
  这个游戏还真是到处给进化者挖坑啊。
  不过这件事可以先放一放,完成副本任务才是首要的。
  如果不能通关拿到回程票,除了滞留游戏他就只有直接去下一个副本。
  又问了些关于副本的细节,直到劈柴人再也说不出任何有用的信息,他才干脆利落地送他上了路。
  【恭喜玩家路人甲杀死一名黑色玩家,您可以获得被杀死玩家的财产、道具、车票,下面请接收玩家遗物。】
  劈柴人咽气的瞬间,脑海中响起游戏的提示音,徐获打开个人面板,上面列有劈柴人的玩家信息。
  【玩家昵称:专业人才】
  【玩家类型:黑色玩家】
  【职业:哭丧演员】
  【玩家等级:E】
  【编号:285471】
  【进化率:8%】
  【财产:无】
  【特性:死去活来】
  【道具:①晴雨皮带②悬浮气球】
  【票夹:空】
  玩家信息被简略化,除了财产、道具、票夹,其他栏目都是灰色,不可选中查看。
  徐获最感兴趣的特性也没有详细说明,不过不能获取,就不是很重要了。
  他把道具取出来,自己的道具栏立刻多了两个写实图片:
  【晴雨皮带(备注:比天气预报还准确的皮带预报,请注意皮带扣的笑容,大大的笑容那就是大大的晴天啦。)】
  【悬浮气球(备注:热爱天空的气球,但它不能离开吹气人超过一百米,有热情有梦想且兼具忠诚的完美道具。)】
  一个毫无精确度的天气皮带,一个实施范围不大的定位气球,的确是两个鸡肋道具,在实战中没有太大用场,不过小玩意也有小玩意的妙用。
  收了道具,徐获把尸体埋好便返回山庄。
  根据劈柴人的说法,副本开启后,玩家抵达山庄之前,砍头魔从来没有出现过,他虽然也是玩家,但经历几次副本重开,砍头魔就像是忽略了他这个外人一样,从来没有主动袭击过他。
  他自认为这是因为他不属于当次副本的玩家,所以才能在规则外杀人,然而事实并非是这样,他只是恰好佐证了砍头魔应该就在每次的玩家中。
  山庄里发生的命案,多数的死法是身首分离,也有一部分死者缺少肢体,黄俊杰认为这是玩家模仿作案,猎杀与被杀两者旗鼓相当,所以才会有挣扎打斗。
  这个推测有一定的道理,但徐获的想法不同:之所以会肢体残缺,不过是对身份的另一种掩盖。
  除了黑白玩家,还有吃人玩家,无非是因为扮演砍头魔的玩家正好是吃人玩家,为了掩盖进食的痕迹,故意藏起了那些肢体,因此才会出现一段时间内集中出现肢体残缺的尸体,而且符合副本的时间规律。
  他抬头望向山庄方向。
  那边的灯灭了一次,黄俊杰和袁耀他们回去之后又重新亮起来了,如果砍头魔出没过,这个时候也该有些端倪了。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