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玩家请上车 / 第27章 无头

第27章 无头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然而山庄里并不如徐获想象的那样,第一次断电是因为跳闸,除了徐获,所有的玩家都出现了,那声惨叫来自刘圆圆,原因是万志康翻箱倒柜的时候把铁钉漏掉了,正好让摸黑出来的刘圆圆踩中,两边为这事差点打起来。
  黄俊杰本来以为砍头魔和伪装玩家至少会有一个出现,但所有的玩家都平安无事,没人被袭击。
  “别神经过敏了,这里长时间没人维修,电路老化很正常。”
  等照明恢复后,玩家们又相继回到原来的房间。
  张雄下午开始就不再和黄俊杰一起活动,他去了万志康与亚伯的房间,黄俊杰则和袁耀回到昨天的房间。
  “为什么会这样?”黄俊杰满脸失望,“断电的大好时机,山庄里又少了几个玩家,对方竟然不动手。”
  袁耀和他保持着安全距离,等他自言自语一会儿后道:“我们去找徐哥吧。”
  “你们之前就认识?”黄俊杰抬头看着他。
  “不啊。”
  “你为什么这么信任他?”黄俊杰难以置信,徐获的很多行为看上去很莫名其妙,老实说跟他本人一样,穿着短袖大裤衩还留那么长的头发,看起来不像个正常人。
  袁耀一时语塞。
  “现在出去不安全,我不打算再出去了。”黄俊杰直接躺下休息。
  袁耀在房间里走了几圈,最后也坐下来。
  就在两人昏昏欲睡的时候,电灯突然滋滋跳闪起来,明灭两次后彻底陷入了黑暗。
  静默一阵后,对面房间张雄骂骂咧咧地摔门出来,“又跳闸了,大晚上的能不能少开两个灯,净他妈没事找事!”
  陆续有开门声和脚步声,等了一会儿也没见灯亮起来,黄俊杰刷地坐起来,“不好!”
  电闸箱在去向仓库那边的一个小储物间里,黄俊杰和袁耀跑过去时,张雄和富二代正脸色难看地站在电闸箱前。
  “怎么回事?”后来的亚伯问道。
  陆续又有几人走过来,黄俊杰眼睛紧盯着这些人,“电线被人剪了,刚才谁出来过?”
  “你什么意思?怀疑是我们动的手?”万志康反唇相讥:“那你也得先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你怎么证明这不是你做的?”
  黄俊杰额头青筋狂跳,“张雄他们亲眼看到我从房间那边过来的。”
  “停电后间隔时间那么长,足够你跑出去又跑回来贼喊捉贼了。”万志康抱着胳膊冷笑。
  “会不会是砍头魔啊?”大学生问道:“玩家为什么要弄断电线?”
  “如果是砍头魔的话,这手段也太low了吧。”刘圆圆撇嘴。
  黄俊杰忽然回过神来,“谁不在?”
  众人左右看了看,几秒后王伟才道:“杜蓝蓝和夏果都没出来!”
  “我靠!他们不会被砍头魔杀了吧!”袁耀失声道。
  话音将落,外面突然响起脚步声。
  相较女人更重的脚步声正在朝储物间这边走来,期间还伴随着物体拖拽摩擦地面的声音。
  听着声音越来越近,玩家们不由得咽了口口水,富二代和王伟两人一人抄了根拖把朝门口左右摸去。
  屏息等三秒,听着声音逐渐靠近门口,两人正要打下去,一束强光先照了进来——屋子里的人眼睛差点闪瞎,就听门口的人问:“你们怎么都在这里?”
  “杜蓝蓝和夏果呢?”
  众人听清是徐获的声音,先是松了口气,但随后就被杜、夏二人房间方向传来家具倒塌的声音!
  手电光一晃快速朝着外面去了,玩家们连忙跟着出去,到门口差点被绊倒,举着打火机一看,竟然是一桠李子,长势好的跟葡萄似的,一脚踢上去还挂鞋。
  “神经病!”
  几个玩家不约而同地骂了句。
  走在前面的徐获已经暴力破开房门,房间里的落地窗大开着,甫一通风,浓重的血腥味就扑面而来。
  房间里没人,一群人直奔外面的院子,手电的灯光一照,只见池子边趴着两个人,看衣服正是杜蓝蓝和夏果,两人面朝下扣在边上,肩膀以上完全被石头挡住,鲜血正顺着身体淌进温泉池中。
  黄俊杰等几人先后走过去,但只看了一眼就快速移开视线,神色有些崩溃。
  知道砍头魔是一回事,亲眼看到两具无头尸体摆在眼前,切口处鲜血长流又是另一回事,他们连走近的勇气都没有。
  “是砍头魔!一定是砍头魔!”大学生盯着被染红的温泉水畏惧地往后退,一边嚷嚷道:“眨眼的功夫就杀了两个玩家,我们根本不是它的对手,我们都会死的!”
  黄俊杰回头扇了他一耳光,“冷静点!砍头魔只敢趁断电的时候下手,说明他也没有把握同时对方我们所有人!”
  他的话把其他处在震惊中的玩家拉回现实,万志康强自镇静地说:“没错,刚才我们还听到了杜蓝蓝她们的声音,如果不是怕我们,砍头魔也不会跑!”
  徐获看了他一眼,“也未必是砍头魔做的。”
  玩家们纷纷转头盯着他,黄俊杰以眼神示意他不要说出来,徐获当做没看见,直接道:“除了砍头魔,山庄里还有其他人。”
  “对对!”张雄忽然想起来,“木屋那边不是还住了个人吗?”
  “黄俊杰不是说那个人今晚又上吊了吗?”王伟迟疑道:“他又活过来了?”
  “不是他。”徐获蹲在尸体旁边的石头上给自己点了根烟,透过烟雾将所有玩家的面孔收入眼中,“他被我杀了。”
  玩家们脸色骤变,不等他们追问,徐获便解释道:“他活过来的时候看只有我一个人,想对我下手,我顺便送了他一程。”
  指了指鞋上的泥,“人都埋了,绝不可能再活过来。”
  也许是他的表情太理所当然,不像是经历过生死搏斗,其他玩家都有些不适应,看向他的眼神也不如之前那样带着轻视。
  “除了劈柴人,砍头魔,山庄里不是还有这么多玩家吗?”徐获深吸了口烟,“断电前后你们都在做什么?”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