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最高权力 / 第3159节

第3159节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他一时语塞了,居然想不说该说什么好。
  她重新躺下,头依然枕在他的肩窝处,看着天花板。
  她此刻很想说她知道了自己的病,但是,她不忍心说出,他为了隐瞒自己,费尽了心思,她不忍揭穿这善意的欺瞒,更不想让爱人为自己担心。
  无论他们双方是怎样想的,眼下这个问题都是不能回避了。
  关昊抱紧了她,下巴不住的摩挲着她的头发,贪婪的闻着她的发香,双手不住的拍着她的后背,像拍着一个婴儿那样。
  
  他思考了半天才说:“萏萏,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请原谅我的自私,我对你一贯都是自私的对吧?你一贯都是容忍我的自私对吧?所以,我希望你能继续容忍我的自私,我不敢尝试任何的冒险,哪怕是一丝一毫的冒险都不敢尝试。你要理解我,我不能没有你,我没有其它的选择。”
  说完,他翻起身,低头看着她,痛苦的极其用力的吻住了她。
  如果说在她目前他流露过什么痛苦和软弱的话,那么眼下这一吻是最能暴露他的痛苦软弱和无助的了。
  关昊极其贪婪地吻着她,不让她说话。他是那么留恋她的美好,那么贪图她的美好,那么依赖她的美好,他不知道如果有一天这一切都不在的话,他会怎样活着?
  增加无数次被他温热的唇包裹,无数次被他有力的侵扰,无数次感受他的激情和心荡神怡的爱抚。此时,夏霁菡再次陶醉在这熟悉的吻当了。但是今天这吻,她却明显感到了他的痛楚和无奈。
  是啊,她知道他对她爱的程度,不然怎么会这么大费周折带她去美国看病。
  为了妻子的病,关昊可以说是殚精竭虑、煞费苦心,甚至放弃再次职的机会。设身处地的想想,他说的也有道理。他是不会放弃的,他不会冒险也不能冒险。从这霸道的狠狠的吻,她体会到了一切的一切。
  他感觉到了自己强劲的吻肯定弄疼了她,但是他不想放弃,也不想放松力度,他要这样一直吻住她,不管她是否疼痛,不管她是否能忍受,他要吻住她!不松开。直到她的眼睛里淌出了泪水,直到她的泪水打湿了垫在她头下的胳膊,他才慌忙松开她。
  
  12
  关昊凝视着她的红唇说道:“萏萏,对不起,弄疼你了?”
  她摇摇头,含泪闭了眼睛。
  他又说道:“听话,有病不治是很危险的。我知道很痛苦,但是,也要治疗……”他说不下去了。
  “昊,我的确不想开刀了,真的很痛苦……”她突然扎在他的怀里,小声的低泣着。
  关昊的心都疼了,他怎么能不知道她的痛苦?他紧紧的抱着她,极其温柔地说道:“还记得表哥是怎么说你的吗?他说你是一个坚强的姑娘!你次表现的很好,很勇敢,我相信你还会更坚强、更勇敢!”
  她抱住他,泪水汹涌着流出,说不出话。其实要说的很多,但是又都不敢说不忍说。
  关昊用下巴抵着她的脑门,不停的摩挲着,小声说道:“乖,不哭,会没事的,一切都会过去的。总之,病魔是怕你的,你弱它强,你强它弱,这个道理你懂。”
  他不停的拍着她,她的泪水把他的心淹疼了,都快碎了!
  但是他仍然很镇定的劝着她,像哄着一个不听话的孩子:“不哭了好吗?再哭你又该头晕了。你想想,有病不治的话,那后果是相当严重的。为了宝宝和我,好吗?”
  
  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呜咽出声,紧紧的抱住他,直哭的肝肠寸断,气若游丝,渐渐没了力气。
  关昊的眼泪也默默的流了出来,那一刻他感觉自己实在是太自私!他离不开她,他不能没有她,他别无选择。他早咨询过大卫、张振和冯春,如果复发,只能再次手术。这是唯一的延续生命的途径,没有任何一种方法可以替代手术,他能做的也只有再次把她送到手术台。
  尽管这个决定对于她来说是那么的残忍,但是他没办法,真的没办法。像他说的那样,他不能有任何的冒险!
  他知道手术的痛苦,尤其知道术后治疗的痛苦。看到她痛苦,他更加痛苦。但是,不管多么的痛苦,也要战胜它!
  于是,他摇晃她说道:“萏萏,听我话,次,咱们不是都挺过来吗?这次,咱还能挺过来。我陪着你。”
  夏霁菡不说话了,她不想再坚持自己的观点了。不手术,自己痛苦可能会少好多,但是,对于亲人来讲承受的会更多!她不想让他那么沉重那么痛苦,甚至将来想起来后悔。她要成全她的爱人,成全他的爱。尽管她知道自己无论从肉体还是精神,承受的还要多,但是她也是别无选择。
  她使劲的在他的怀里点点头。抬起手,摸了摸他的脸,说道:“嗯,我听你的。”
  关昊紧紧的抱了她一下,亲了一下她的脑门。
  其实她知道,他自己更痛苦。自己在ICU病房的时候,他昏倒了。一个时期以来,他面临着时刻失去她的打击,这个滋味更难受。
  想到这里,泪水又流了出来,她抬起身,看着他说道:“只是,你又要辛苦了。”
  关昊冲她一撅嘴说道:“你要你听话,我不辛苦。”
  她点点头:“嗯”了一声,然后往他的跟前凑了凑,嘟起自己的嘴唇,在他温厚的双唇亲了一下,又一下。又温柔的亲吻着他光洁的下巴,她伸出舌尖,用舌尖轻试着他的下巴,感受着胡茬的魅力。
  关昊轻轻推开她,说道:“老实点,躺好。”
  她没有躺好,而是又亲吻着他的鼻子、耳朵、眼睛。最后,停留在他温厚的唇。他表现的不为所动,但是似乎不影响她吻他。她轻轻的吻着他,把自己的舌送进他的嘴里,寻找着他的。
  她忽然想起了那首英歌曲,意大利盲人歌唱家安德烈波切尼演唱的《深情的吻》。
  顿时,她泪流满面,心里涌起无限悲凉,她不知道这样的时刻还能有多长?于是更加动情的吻着他,充满无限深情的吻着他。她已经感到了他呼吸促急起来,但是,他仍然无动于衷。
  她不管他的反应,眼下只想吻他,吻他,不停的吻他!甚至想要了他,不停的要!手伸进他的衣服里,一点一点的抚摸着他宽阔的胸膛,感受着他的心跳。
  
  关昊按住了她的手,喘着粗气说道:“萏萏,不许调皮。”
  她把嘴凑在他的而且,说道:“昊,我能。”
  他不假思索地说道:“你不能”
  这两个字曾经在很早以前,是她对他说的话,怎么今天从他嘴里说出来了。他居然也有“不能”的时候?她很想把这句话说出来,但是她说不出,她知道他担心自己,所以才“不能。”但是,她不管那么多了,她只想要他,哪怕大陆漂移,哪怕海水倒灌!她知道以后这种欢爱对于他们来说不会有多少了?所以也极其的珍贵。
  在关昊的印象,夏霁菡很少这么主动,对他这样的爱抚还是第一次。他知道她此时的心情,但是他还在极力的控制着自己,他最近很少跟她做了,他不忍让她激动。
  日期:2017-11-0408:39
  
热门推荐
超品巫师 龙皇武神 大王饶命 超品巫师 龙皇武神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