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最高权力 / 第3164节

第3164节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一年后,自己再次病倒,他曾经一人悄悄的回老家,跟老伴儿说回家看看,过一段回来。
  其实,夏爸爸是一人回老家治病,他不忍给关昊添麻烦,不忍看到女儿为自己担心。最后还是被夏妈妈发现,告诉了关昊,关昊把他接回了北京,跟夏霁菡住进了同一家医院,只是当时夏霁菡不知道爸爸也住院了。
  因为爸爸每天都会换干净的衣服去女儿的病房看望,每次都是那么气定神闲,除去日渐消瘦外,不知情的人丝毫看不出他也是个重症患者。
  那个时候,这两个病人的确是牵扯了关昊甚甚至全家人的精力。但是也令大家感动的是夏爸爸始终都是面带微笑,表情平静,他好像最终在等待着什么。
  
  “小关,下来吃早饭吧。”岳母在楼下叫他。
  靠在沙发的他回过神,平静了一会说道:“好的妈妈。我来。”
  说实在的,关昊在她生前很少跟岳母叫“妈妈”,但却不影响他尽孝。尽管自己那次去她家认过亲,有的时候还是不好意思在众人面前开口。但是,自从她走后,他跟岳母叫“妈妈”叫的特别勤,希望以此来慰藉这位妈妈,同时也慰藉自己。
  他揉了揉眼睛,走进洗漱间,又重新洗了洗脸,他可不能让老人看出他的悲伤。这个可敬的母亲,承受的他还要多。
  他走下楼,故意说道:“宝宝走了?”
  
  “走了。”夏妈妈说道。
  关昊坐在餐桌旁,跟岳母说道:“妈,我可能最近工作会有变动,目前还说不太准。”
  岳母坐下来,听他这么说,放下筷子说道:“小关,你会调到很远的地方吗?”
  “不会,太远的地方我不去。妈妈,您放心,我不离开北京。”是啊,他不能离开儿子,尽管儿子有爷爷奶奶和外婆甚至表哥的照顾,但是,父爱谁也替代不了。况且她在头走的时候跟他说过,要他保证儿子的人身安全和人生安全,再说他也不能离她太远。
  
  天下没有妈妈不爱自己孩子的,夏霁菡更不会例外。
  当年,她怀着宝宝远走天涯,在没有关昊的日子里,她和儿子相依为命。宝宝寄托了她全部的美好愿望。尤其是有限的生命里,对宝宝更加的放心不下。
  于是,在第二次手术回来后,她在夜深人静或者没有人打扰的情况下,悄悄的给她的宝宝写了十八封信。这十八封信,一直写到她握不住笔了才不写了!
  十八封信,全部是手写!她之所以不用电脑打出来,是想给宝宝留下自己有血有肉的笔迹,让宝宝感觉到妈妈时刻真实的陪伴在自己身边。
  那天,夏爸爸忍着病痛折磨,穿自己整洁的衣服,坐在轮椅,在夏妈妈的陪伴下,来到了女儿的特护病房。每次,他都把轮椅放在房间外,自己走着进去,为的是不让女看见他坐轮椅。
  关昊刚刚给夏霁菡擦完澡,正在给她做按摩。她是爱干净的人,关昊每天早晚两次都要用温水给她擦澡。从没间断过。她住院期间,自己曾经起草了一份特别声明。这份声明的主要内容是如果在她犯病或者昏迷期间,决不容许她家的任何人在病房。尤其不容许关昊和关健同志亲临病房!她把这份声明郑重其事的交给了大夫和护士。
  夏妈妈和夏爸爸坐在她的床边。夏爸爸无限疼爱的看着女儿,握过女儿伸出的手,轻轻一笑,平静地说道:“看起来不错。”
  夏霁菡点点头,也咧开嘴,给了爸爸一个灿烂的笑。说道:“爸,你瘦了,不用担心我,多吃点,你还不如宝宝吃的多。”
  
  爸爸笑了,伸出瘦弱的手,抚摸着她的头,慢条斯理地说道:“宝宝正是能吃的时候,他正在茁壮成长。我不是喽,我正是茁壮往回弯,我怎么能跟他?”
  她咯咯的笑了,说道:“爸爸不会往回弯,爸爸在我眼里永远都是学生。”
  “哈哈哈。”爸爸不由的笑出声。
  爸爸呆了一会要走,他有些支撑不住了。
  不了解实情的夏霁菡,看着爸爸说道:“爸爸,在坐会儿?你昨天没来看我。”
  
  “呵呵,好,那陪菡菡在坐一会儿。”说着,又坐了回去。
  “爸爸,想听你唱歌。”
  夏爸爸想了想说道:“想听什么?”
  “随便爸爸唱什么?”
  
  “呵呵,那唱《莫斯科郊外的晚》?”
  “不听。”夏霁菡赶忙摆手说道:“那是给妈妈唱的,我不听。我听唱给我的歌。”
  “呵呵,好,唱《小燕子》。”爸爸咳了两声,轻轻的唱开了。
  “小燕子,穿花衣
  年年春天来这里
  我问燕子你为啥来
  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小燕子,告诉你
  今年这里更美丽
  我们盖起了大工厂
  装了新机器
  
  欢迎你
  长期住在这里……
  关昊再也抑制不住自己,悄悄的退出了房门,他来到病房的拐角处,面向着外面的窗户,流出了泪水。夏妈妈也悄悄的走了出来,坐在走廊的长椅,不停的擦着眼泪。
  终于,里面的歌声停止了,夏妈妈起身,这才看见女儿在爸爸的歌声睡着了。夏爸爸瘫软的靠在椅子,喘着气。想他也是危重病人,他是在用怎样的毅力给女儿唱完这首小时候的儿歌!
  
  夏妈妈和关昊进了屋,关昊搀扶着夏爸爸坐进了轮椅,夏妈妈推着他走了。临走还嘱咐关昊,说道:“小关,我感觉菡菡不太好。”
  尽管夏霁菡这两天的病情很稳定,精神也出的不错。但是关昊也感到了她走到了生命的极限。
  爸爸走后,她睡了很长时间才醒,睁开眼后,关昊坐在她的床边,手托着腮,也打了一个盹。在她伸出手想摸关昊的时候,关昊睁开了眼睛,握住了她的手。
  她心疼地说道:“昊,你太累了,回家休息吧。”
  关昊笑着说道:“谁让你定那么多的规矩,不许我进病房,难得今天容许进病房,困死我也不回去。”
  她笑了,说道:“对不起。”
  关昊吻着她的手指头,说道:“没关系。”随后冲她笑了。
  
  “爸爸怎没来,还有妈妈?”
  “他们刚走,你睡着了才走。”
  “哦,宝宝怎还不来?”
  “宝宝还没放学,放学会来了。”
  “怎么还没放学,这么晚了?”
  “离放学的时候还早呢?”
  “表哥呢,他怎么也不来?”
  “表哥刚才来着,你睡了。”
  表哥这段一直住在北京,没有回福州,他惦记着小夏的病。
  他发现她有些异样,刚想起身叫大夫,她说话了:“昊,来,抱着我。”
  关昊坐在了床,把她放在自己的怀里,为她理了理头发。
  
  “昊,我现在还漂亮吗?”
  “宝贝,我早说过,漂亮这个词不能囊括你的全部,美丽,用美丽形容你最合适。你是最美丽的。”
  “呵呵。”她把脸贴在爱人的胸膛前,说道:“昊,好喜欢你这里,非常辽阔。”
  “呵呵。”他记得她这句话。
  
  “昊,对不起,如果我坚持不住了。你不要再给我用药了好吗?我累了。你放心,我去那边只是睡个长觉而已,你不要难过。”
  日期:2017-11-0618:46
  
热门推荐
超品巫师 龙皇武神 大王饶命 超品巫师 龙皇武神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