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最高权力 / 第3167节

第3167节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可能这个时候你会有了自己喜欢的女孩子,有了可以多看她两眼的冲动,但是妈妈告诉你,尽管你已经18岁,但是目前还不具备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的担当,不要轻易把那个字说出口。你要先练本事,等自己足够强大了,你才可以向心仪的女孩子求爱。妈妈需要告诉你的是,提前吃掉桃花,吃不到桃子了……
  十八岁,已经具备了自己的行为能力,但是妈妈要告诉你,凡事谨思慎行!要一步一个脚印儿的走,记住一句话:人间正道是沧桑!别人永远不可能打败你,能够打败你的人只有一个,那是自己!你要走好每一步……
  关昊把这十八封信全看完了。
  这十八封信,由开始的一年两封,到十四岁后,变成了每年一封,一直写到了宝宝二十六岁!
  
  关昊估计可能是她的身体不容许了,不然,她肯定会一年两封的写下去的。
  他的心震撼了!这是一个怎样的母亲,有着一颗怎样的爱子之心啊!
  她把对儿子的美好愿望都写了进去。里面不但包括了类似长胡子、*等这样的生理小事,还包括了怎样做人、怎样树立理想、怎样实现自己人生价值,甚至怎样对待恋爱等等。
  命运太残酷了,如果她在的话,肯定每年对宝宝说的不只这些。知道自己要和心爱的儿子告别,她恨不得把母亲一辈子要说的话想在最短的时间里告诉他。他难以想象,在写这些信的时候,她该要经受怎样的生离死别的折磨。面对着自己的爱子,在说着离去的话,肯定是在以泪洗面。但是,从这干净、平整的卷面,却丝毫看不见眼泪的痕迹,她肯定是躲开了眼泪,她肯定是不能让儿子看到自己的眼泪!
  
  哦,萏萏!他在心里呼唤着她,胸腔又是一阵刀搅般的难受,眼泪几乎要流出来。
  但是,他很快失去了自己的湿润,见信如面,他不能让她看见自己流泪,像她说的那样,她会不安的,会在那边睡不踏实的。
  为了完成她交给的任务,为了这十八封信,他关昊没有理由不好好活着。他突然感到,每年这封信由他交给宝宝,这是在给他安排任务,是要他好好活下去!
  关昊有看了手最后一封信,在最后她说:好了关健同志,写到这里吧,可能你以后会要考虑成家立业了,也可能你现在已经有了心仪的姑娘。你大了,妈妈不过多干涉你了,妈妈实在是太累了,明天你爸爸该送我去医院了,也没时间给你写了。总之,儿子,妈妈希望你走好自己的人生路,健康、快乐的生活。到这里,我的好儿子,妈妈永远祝福你。
  他明白了,给儿子写信这个工程,是在她头住院的前一天结束的,也是,住院的前一天她还在给儿子写信。那时,她应该很不好了……
  但是从卷面和字迹规整的程度看,丝毫看不出写这信的人是个病人。她把自己最良好的精神状态给了儿子。
  不久后,关昊被免去巡视员,重新被重用,成为部里地方干部局的局长,副部级待遇。
  终于实现了自己人生最初的梦想,但是关昊却没有一点喜悦。因为那个能够和他一起分享喜悦的人已经不在了。
  开完部长工作会议后,关昊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他掏出了手机,想给老首长打电话。想了想他笑了,给老首长发了一条信息:老板,请登录您老的邮箱,里面有消息报告。
  半天,他才收到了廖忠诚的信息:混蛋,欺负我眼花。
  哈哈,关昊差点笑出声。决定不“欺负”他了,这才用自己的手机给他打了过去。电话也打通了,廖忠诚的邮件也到了。
  
  于是关昊说道:“您老总是这么谦虚,这打字的速度很快吗?”
  廖老说:“我要紧跟形势啊。你不知道我是怎么打的字,一指禅。一个手指头敲出来的。”
  “哈哈。”关昊笑着说道:“功夫不浅。”
  “你的事我听说了,沾沾自喜。以后像这样的小升迁别跟我汇报。这些对于你来说来的太晚了。啥时进南海再给我报喜。”
  “呵呵,您的要求太高了,恐怕我这辈子都达不到了。”
  
  “呵呵,看来这老子不如小子。你看人家宝宝,连续跳级,哈哈,那才值得我祝贺。请转达我对他的崇拜之情。”
  “您老别夸他了,再夸尾巴翘天去了。您知道他昨晚回来时跟我说什么。说爸爸,我研究了初课本和高课本,我认为小学和初都可以不,直接读高知识,不影响考大学。结果我把他跟我说的话给外婆翻译了,没把外婆的眼睛瞪出来。”
  廖忠诚问道:“你们在家说话都是用英语吗?”
  关昊说:“是的,现在学校的语言环境不足,在家我练他的口语。要不不要和我说话。这招灵特。”
  “哈哈,你这是恶治!”
  
  “管用是硬道理。”
  “我估计照这个速度跳级的话,他在二十二岁之前能读到博士了。”
  关昊自豪地说道:“他的野心是二十岁读完博士。”
  “啊?哈哈,好,喜欢这小子的野心。”廖忠诚鼓励道。
  关昊说:“但是我要他初三和高三必,而且是全程完。”
  “他是不是很忙。”
  “呵呵,现在自己会安排时间了。几乎不用大人督促。”
  “想这小子了。”
  关昊赶紧说:“周末我带他去看您。”
  “别,学习要紧。不过他爸爸要是有时间可以来坐一下。”
  
  关昊知道老首长想他了,说:“好,今晚,我不开车。”
  “你想要我老命啊!”
  关昊一听笑了:“不敢,那是马克思的权力。我自斟自饮行不?
  “不行,那么好的酒不能便宜你一人。”
  “我带酒,表哥给了一瓶好酒,我正发愁没人和我喝呢?”
  “什么酒?”
  “红酒。先不告诉您是什么牌子的。”
  
  关昊知道老首长也是很喜爱红酒的。他发现和这个老人之间他们有许多共同之处。
  “呵呵,好,那我只负责酒菜。”
  说到红酒,关昊始终没有忘记那两瓶她没有机会喝的红颜容。回来以后,她病了,脑病是不能喝酒的。她一直都幻想着病好后和爱人共饮这红颜容。
  如今,她走了之后,这两瓶红颜容又成了他的珍藏。他准备在儿子有了大出息的时候或者是结婚的时候,在和她共饮红颜容。
  
  一天,关昊班刚刚打开自己办公室的门,闻到了一股苹果的清香。
  他四处打量了一番,发现在靠墙地方,有一筐柳条编织的苹果。他正在纳闷,接到了赵刚的电话。
  赵刚在电话里跟他说锦安市刚刚调整了班子,丁海任锦安市委书记,刘涛任滨海市委书记。赵刚说他这个坐地炮今天晚在他们任之前给他们送行,而且路桥也回来了,赵刚问他今晚有时间参加这个聚会不?
  关昊想了想说道:“午和下午我都有会,你们该进行进行,我有时间过去。”
  赵刚说:“好吧,你该忙忙,我们等你到七点。仍然会给你留着座位。”
  关昊笑了,说:“又这样威胁我。”他笑着挂了电话。接到老朋友的电话,他的心情很舒畅,尤其是听说丁海和刘涛的事已经落到了实处,他长出了一口气,他现在想起了那天晚廖书记跟他说的话“小关呀,基层太缺乏有思想、会干事、懂百姓的干部了,希望你能踏踏实实的为基层选拔培养一些好干部,让他们直接造福地方。”
  这时,秘书走了进来,他指着那框苹果说道:“这是头班警卫室送来的,说是您的老朋友给您送的,是新下树的苹果。”
  老朋友?关昊一时没想起来,心想,他的老朋友当没有种苹果的?说道:“哦,真香啊,打开吧,让大家都尝尝鲜。”关昊深深吸了一口气,只感觉那清香沁入肺腑。
  秘书动手打开了框盖,揭开面的一层青草,看见苹果面有一张纸片。他拿起这张纸片说道:“关局长,您看。”
  关昊接过纸片,面写着一行字:关市长:这是本园最新的苹果品种,请品尝,欢迎到老叟农舍做客。
  
  关市长,如今这样称呼他的人几乎没有了,他立刻知道是谁了。呵呵,他不由的笑了,跟秘书说道:“的确是个老朋友。
  “这苹果真漂亮,看着有食欲。”秘书说着,用纯水给关昊洗了两个,放在办公室桌。
  关昊拿起其的一个,闻了闻,说道:“真香啊,好像还有山风的味道。”
  “山风的味道?”秘书显然不解。
  关昊一愣,才知道自己走神了,他冲秘书说:“抬出去吧,给大家尝尝去。北京买不到这么原味的苹果。”
  “原味的苹果?”秘书更不解了。
  
  关昊笑了,秘书肯定听不懂他的话。
  秘书和一名工作人员把苹果抬出后,关昊又重新拿起这张纸片看着。他早听说这位老朋友保外医后回到了锦安山区老家,身体恢复后,也没有回市里,而是帮老家侄子照看果园,后来他被提前两年释放,索性在山区老家承包了一个面积不大的果园,跟老伴儿过起了男耕女织的陶翁生活。看来,当年这个“实干市长”还是不虚此名的。
  悠闲散淡的田园生活,平复了许多欲望和诉求,也恢复了许多本真的东西,使今天这只苹果也有着许多无以言表的内容。
  想到这里,他放下了那张纸片,拿起桌的苹果,尽管他的眼睛在看着这只苹果,但是,思绪早已经飘出了很远很远……
  他的确是闻到了山风的味道。那是锦安山区特有的味道,这味道,让他想起了任后的明珠湖死鱼事件;想起了锦安山区的特大雹灾;想起了自己的深情谢幕;想起了督城恋。他甚至又看到了那个身着粉色套裙的娇小有致的身影,看见他慌忙站起,红着脸,羞怯地说道:“关书记好。”
  如今,那个美丽的人儿,早以从他的怀抱滑落了,从他的手心飘走了。化作了一种深沉的记忆,一种不可磨灭的影像,一种刻骨铭心的思念……
  
热门推荐
超品巫师 龙皇武神 大王饶命 超品巫师 龙皇武神 大王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