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
关灯 护眼
小说无忧 / 圈套男女 / 第785章恨死

第785章恨死

章节出错了,点此刷新,刷新后小编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稍后再试。
萧博翰听了就摇摇头,恨恨的瞪了唐可可一眼,这女人,看来她把自己当成皮.条客了,不过可以理解她也是为了公司,并且人家的确是个女的,陪着办那些事情确实不妥。
  
  萧博翰独自走进了包间,唐可可正和一个中年男子在那里说着话,不用想,这一定就是变压器厂的那个厂长了,这个王厂长早就听说过萧博翰的大名,所以在萧博翰踏进包间的那一刹那,他就像弹簧一样的跳了起来,伸出了略带油腻的手。
  
  萧博翰有点意外,按理说,一个国企厂长是不用这样讨好自己,何况人家还是准甲方,那有甲方讨好乙方的道理。
  
  但萧博翰只是吧自己的疑惑藏在心里,他依然是满面春风的握住了王厂长的手,客气的说:“让你久等了,久等了,我有点事情耽误了一下。”
  
  王厂长却很客气的说:“那里,那里,萧总是日理万机的大老板,忙是肯定的。”
  
  萧博翰很快就松开了那很像是一支炖好的猪蹄一样的手,就坐了下来。
  
  唐可可这哥时候又很正儿八经的给萧博翰把王厂长介绍了一次:“萧总,这是王厂长,你们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是啊,是啊,我对王厂长也是久仰大名了,一直无缘相见了。”
  
  王厂长却忙掏出了香烟,给萧博翰送了过来,说:“萧总客气了,不过我是见过萧总的。”
  
  “奥,是吗,呵呵,看来我这记性也不好啊。”
  
  “萧总误会了,我见过你,但我们没有在一次坐过。”
  
  “这样啊,我就说吗?要是在一起坐过,我是肯定能记得王厂长。”
  
  王厂长献媚的笑笑说:“那是肯定的,肯定的。有一次我在一个茶楼陪客户,看到你和市委华书记在一起的,所以我对萧总你是印象深刻的。”
  
  萧博翰恍然大悟了,原来是那次华子建让自己帮忙处理许秋祥录像带的时候,两人在茶楼让这个王厂长给看到了,萧博翰就不敢在这个话题上继续深聊,这样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一旦传到了华子建那里,容易发生误会。
  
  萧博翰就哈哈一笑说:“奥,那次我也是偶然遇见华书记的,对了,听说你们搬迁已经差不多了,那以后就更上一层楼了,新厂区,新气象啊。”
  
  王厂长谦虚的笑笑说:“谈不上,就是新厂区面积大了不少。”
  
  萧博翰见自己已经吧话题扭转开了,也就不想过多的谈论了,他对这个项目一点都不清楚,唐可可和这王厂长谈的什么条件,自己并不知道,言多必失,生意上的事情就等着唐可可下来之后慢慢的和他去谈,自己今天就是陪着喝个酒而已。
  
  打定了主意,萧博翰就指着酒瓶对唐可可说:“来,先给王厂长把酒倒满,边喝边聊吧。”
  
  这里的服务还算不错,不等唐可可动手,服务员就给大家倒上了酒,用那双收了一天rmb的双手,为他们三个打开了餐具,萧博翰并不认为这样的餐具就真的很干净,他不禁皱起了眉头,服务员当然明白这皱眉的含义,瞬间就端来一壶烧开的热水,主动帮忙对这些餐具有进行了“洗礼”。
  
  唐可可也看出了萧博翰并不想过多的深谈,就张罗着吃菜喝酒了。
  
  面对一位顶级美女坐在对面,王厂长表现的很有点绅士风度,客气的说:“啊?酒啊?我不太能喝哦。”
  
  “不太能喝,那少喝点呢。”唐可可坏笑着说。可能在她们脑海中,男人“喝酒”是一种天生具备的能力,
  
  事实上,就王厂长个人来说,非但不能喝酒,而且非常讨厌喝酒。这种极度厌恶的感觉追根溯源于他高中毕业那年。
  
  因为他父亲在ZhèngFǔ部门工作,还算是小有权利,也由此“升学”这个别人看似平常的事情,在他这儿变成了一个拉拢情感利益的“噱头”,不知从哪里冒出来那么多“山猫”、“野狗”、“sāo狐狸”,天天强迫他参加那些痛苦的饭局,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每天在酒桌上都要听着诸如这样的话语:“孩子,你爸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你就是我的亲侄儿,今日太高兴了,来干杯”。
  
  不知道什么时候认了个“姑父”。
  
  或者就是:“孩子,来跟叔喝一杯,你这考上大学,叔叔比你爸还高兴,来干杯”。
  
  这又冒出来个比我亲爹还亲的“野爹”。
  
  再有就是“孩子,到大学里什么不用怕,谁要是欺负你不用跟你爸说,你给叔叔打个电话,叔叔开车就过去,来,干杯”。
  
  干杯之前,能不能先把电话号码发给我。
  
  “孩子……”
  
  自那之后,这王厂长看到酒杯就紧张,尤其是“应酬酒”,他是“非常超级very”的不愿意喝,但人在江湖,总归还是要向“钱”看的,何况现在的企业也早就过了闭门造车的阶段,很多时候他又不得不出来应酬,即便再不愿意,偶尔也会和一桌山猫、野狗们碰碰杯。
  
  算起来,这些年所喝酒按照瓶子积攒起来,也能有个10箱8箱了,可是他从来就没有一刻,哪怕是一刹那,觉得“酒”这个玩意会好喝。有的时候真是纳闷,真难为那些“酒蒙子”,居然能把这苦了吧唧,带有发酵味的水,一杯一杯的往肚子里洒,“洒酒”之人的动作千姿百态,神情如痴如醉,恍若仙境,天晓得这帮人为什么这么喜欢“拜祭”。
  
  “也不是‘一点’都不能喝?”王厂长强调着。
  
  “那是能喝‘几点’呢?哈哈”
  
  “1瓶没问题!”王厂长尽量鼓起勇气,并且让自己的回答看起来很真实。
  
  “白的吗?”唐可可半信半疑,惊讶的问?
  
  萧博翰在旁边似乎,也想确认这个问题的答案,很认真的看着王厂长。
  
  在两位“酒仙”的期待目光下,王厂长沉默了2秒,之后他用坚定表情举起了右手说了两个字:“啤的”。
  
  不知是王厂长的回答令唐可可感到“意外”,还是因为他过于认真的表情和不搭调的答案之间产生了滑稽,总之半秒之后,唐可可夸张“咯咯”的笑着。
  
  笑完了,唐可可还指了指萧博翰,对王厂长说:“你知道我们萧总能喝多少?也是一瓶,不过是白的。”
  
  唐可可话音未落,萧博翰手就在唐可可的大腿轻轻拧了她一下,这个问题萧博翰不觉是一个可以用来炫耀的话题。
  
  王厂长也连连的说:“萧总海量,海量啊,我是自愧不如了。”
  
  萧博翰也是淡淡的一笑,就劝起了菜,今天三个人也都是没太多的拘束,一不小心,一瓶酒就喝了个精光,萧博翰是没多少反应的,不过这个王厂长是有点醉意朦胧。
  
  见喝的差不多了,唐可可就说:“王厂长,要不今天就喝到这里吧,一会我们萧总陪王厂长出去活动一下?”
  
  王厂长虽然是有点醉意阑珊的样子了,但一听唐可可这话,眼睛还是一亮,嘴里说说不用,不用,不过态度并不坚决,萧博翰就看了一眼唐可可,知道唐可可分析的不错,这个王厂长只怕就是好这一口了。
  
  这里是柳林市最繁华的一条街道,高楼林立,旺铺成排,迪厅,酒吧、游乐室、影院、桑拿城、ktv、酒楼、饭店……数不胜数。
  
  心语迪厅是夜晚最热闹的一个地方,灯红酒绿,人气鼎盛,动感的音乐,甜腻的声音,混杂着火辣的身姿,迷人的笑容,构成了一道道香艳旖旎的风景,如那春天里暖暖的轻风,迎面扑来,熏人欲醉。
  
  而此刻,萧博翰和王厂长坐在心语迪厅里。
  
  四周围,三五成群的围坐着的一批一批的年轻人,交谈的,拚酒的,玩闹的,喧杂的声音源源不断地传来。而中间的舞池之中,此刻正灯光闪耀,在明快劲爆的音乐声中,十来个身姿窈窕的舞女正扭得起劲,白晃晃的**反shè着微微的光芒,迷人眼目。
  
  “两个先生刚来啊。”身边忽然传来一个清脆的女声萧博翰转头一看,一个很漂亮的女孩正站在自己的身后,她的手里端着一杯红酒……
  
  “嗯。”萧博翰轻声答着,随即问道,“要不要坐下来喝点?”
  
  “行啊,我在叫个姐妹陪你们吧?”这女孩说。
  
  “好吧,不过我这朋友多喝了几杯,恐怕要找个懂事一点的。”萧博翰暗示了一句。
  
  这个女孩就很领会的暧昧一笑说:“没问题,我们都懂事,你看那个女孩怎么样?”
  
  萧博翰随即转头望去,但见不远处,一张圆形墨黑大理石桌的边上,优雅地端坐着一名红衣女郎,长发披肩,玉脸含俏,此刻,她正用那纤纤玉手轻举着酒杯,微笑着望着自己。
  
  萧博翰脸上堆起一个笑容,轻轻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随即疑惑地问身旁的这名女孩:“她是谁啊?”
  
  “你不认识?”
  
  “好像没见过。”
  
  “啊!那她怎么会对你笑,她一定是觉得你长得特别帅,是哦是哦,看来她也和我一样,都是花痴……”这女孩话到一半,忽然发觉自己说漏了嘴,赶忙把嘴巴合上,同时脸上一红,风也似的逃了开去。
  
  留下的是爆笑的王厂长和一脸尴尬的萧博翰。
  
  很快的,刚才那位女孩就过去在那红衣女子身边说了几句话,那红衣女郎微微一愣,随即脸上泛起一丝微笑,竟然一手端着杯子,一手抓起桌上的一瓶红酒,离座而起,慢慢地向这边走来。红衣女郎来到近前,盯着萧博翰的脸,杏眼含笑,轻声问道;“我能坐这吗?”
  
  “当然。”萧博翰微笑着答道,红衣女郎身上所散发出的迷人风韵,也让他有点怦然心动。红衣女郎缓缓落座,将红酒放在一旁,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道:“我怎么感觉好像在哪见过你?你叫什么名字?”
  
  “是吗,哈,我也觉得美女你有点面善。不过我的名字很不好记。”萧博翰微微一笑。
热门推荐
超品巫师 龙皇武神 大王饶命 超品巫师 龙皇武神 大王饶命